yx2399.com 下载本站安卓app体验更好!

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武侠  »  驢子告美人? 驢子告美人

                  驢子告美人

                  序:做人不可許下永諾,因為未必可以一一實現,不過,有時人到危急關頭,?#33151;?#20309;事都答應,但危險一過,就會將承諾拋諸腦後,文中的婦人得到驢子相救後但踐諾,還恩將仇報,於是就出現了以下匪夷所思的事情…。(一)

                  古道西風,一個廿六、七歲,身穿孝服的婦人,騎著頭驢子,踟躅前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蹙著眉心,一面憂鬱,但可以看得出她還是很俏麗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毛...」她拍拍驢背?#39608;?#29241;去世後,就只有你陪我了…假如此去開封,找不到大伯...恐怕...」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欲哭無淚表情,更令人憐愛,而她胯下的毛驢,就像懂得婦人所?#28020;⒌偷偷?#22070;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毛,你是我知音...」她拍著驢頭?#39608;?#24555;點走吧,天快黑了!」就在這時,一支響箭直射在樹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花容失色?#39608;?#26377;響馬!」馬啼聲很快就出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有誰可以救我?#20426;?#23142;人失聲?#39608;?#25105;…我一定以身相許!」但,四野寂寂,人影杳杳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驢子似乎知道危險,它掉轉頭,就馱著婦人快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驢子的腳力怎及馬匹!三騎快馬從後趕至,一伸手就抱起婦人,硬生生摟到懷?#2665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!香噴噴的小娘子!」抓著婦人的大漢,乘勢就抓落她的胸脯上?#39608;?#22057;!好大好軟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你…」婦人一隻奶子被他抓著,自然是又氣又急?#39608;?#22909;漢…你放了奴婢吧…奴婢沒有錢!」那大漢又在她粉臉上香了一口?#39608;?#27794;有錢?那就留下來做押寨夫人!」「不!」婦人死命掙紮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大漢一手執疆繩,一?#32622;?#25423;,加上婦人的皮膚滑,他一時抓不?#21361;?#37027;婦人就從馬背上跌下!她雖然衣裙不整,足踝扭傷,但仍拚命前奔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好!老子就和你來一幕野戰哦!」大漢拉停了馬,跳了下地?#39608;?#32769;二、老三,我胡老大先樂一樂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好!好!」其餘兩漢「哈、哈」大笑?#39608;?#32769;大餓了這麼久,這小娘子有難啦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胡老大,不要未入門就『流』出來呀!」婦人雖然腳痛,但仍拐著拐著?#23490;埽?#32972;後?#21290;?#30340;大漢一邊走一邊放下佩刀?#39608;?#20358;,我們洞房!」婦人剛好走到稍平的草坪上,就被大漢一把抓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4178;場?#27801;」婦人的衣裙始扯開,露出肚兜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探手?#33151;?#20839;,一手捏著她一隻奶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的乳房不算小,他的手掌雖大,但未能滿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情急下,俯頭就用嘴咬他的手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唷,你要耍花槍?#20426;?#22823;漢從靴筒一?#21361;?#25300;出匕首就舐著她心口?#39608;?#20320;再動,老子就把你的奶子切了下來!」他的?#37117;?#27491;好碰到她的奶頂,婦人的奶頭及乳暈很大,?#37117;?#35320;到嫩肉,她抵抗力馬上減弱!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一抓,將她的裙扯開,露出白白的肉及兩條肉光緻緻的粉腿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嘩!真是?#20219;錚 ?#20182;看得眼也凸了,口水也淌出來,滴到她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匕首一揮,割斷她的胸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!啊!」婦人鳴咽哭出來,她雙奶圓而大,奶頭似紅棗大粒,她伸?#32844;?#33879;自己雙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眼睜得更大,他扔下匕首,就一撕,將婦人的褻?#20262;?#30772;!她的牝戶也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兩片紫紅的肉,上面的毛髮不多!

                  她不能用手去掩下體,因為一縮手,乳房就露了出來,婦人哭著,雙腿緊並,想遮住牝戶的肉縫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媽的!老子三個月不知肉味了!」胡老大一撲就壓著她,他雙手分開她按著乳房的手掌,跟著一低頭就含著她的一顆乳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不…啊…啊…」婦人掙紮。但這一來反而弄得她更難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的嘴角是有鬍鬚的,嘴巴又咬著她的奶頭在啜,婦人掙紮著,雙乳搖動,乳暈的嫩肉,恰巧擦在他未剃乾淨的鬍鬚腳上,這樣,弄得她又痛?#32844;W,忍不住的呻吟起來?#39608;?#21834;…哎啊…不要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力大,他咬著她的一顆乳頭狂啜,一手就用力抓著一個奶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用的力很?#20572;?#30452;抓到奶子扭曲變?#20572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起初是扭身掙紮,但到後來,?#21568;?#27683;力不支,她的奶頭被啜吮了一盞茶的時間後,已發硬凸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騷貨…」胡老大仍很衝動?#39608;?#32102;我聞聞你下邊的味道。」他放開咬著她奶頭的嘴,一俯頭就伏到她腰肢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啊…」婦人的大腿給他?#24773;_,他的鼻子就湊到她的牝戶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的鼻大,一聞就將鼻尖擠進陰唇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又急?#20013;撸?#38617;腿一夾,剛好夾著胡老大的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騷貨的牝戶不臭!」胡老大的?#24378;?#28145;深的索了幾下?#39608;高€有點香!」他將?#24378;?#38013;了鑽,還想深入一點去聞。但婦人雙腿夾著他的頭,令他不能再深入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媽的!」他一怒,就左右抓著她的足踝,將她的腿左、右分開!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「嚶」的叫一聲,面頰變得紅又紅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她陰唇大張,整個牝戶都「揚」了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哮!真紅潤!」胡老大眼定定的望著她的私處,「嘖、嘖」讚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將她的身一提,這可將頭湊近一點,可以清晰的細看她屄形狀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這禽獸…你殺了我吧…」婦人大罵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胡老大一點也不惱火,他只是眼定定的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喔…噢…啊…」婦人突然?#32844;?#21448;叫起來,這叫聲帶點急怒!
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胡老大看得兩看,忍不住伸出右手中指,去挖她的肉洞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中指一塞,剛好全插進肉洞,還左、右撩撥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的中指有指甲,這左刮右撩,自然弄得婦人肉洞內的嫩肉疼痛萬分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噢…」她腰肢不停的扭,想掙甩胡老大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老粗伸長手指挖了挖,多少挖到些淫汁,胡老大將手指放到鼻子前閒了聞?#39608;?#30495;香,我受不了!」他解開自己褲子,掀高衣服下擺,掏出一根紫黑色的陽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娘子,來,看看?#19994;?#23542;貝!」胡老大淫笑,他握著自己已斜?#24517;Q起的陽物?#39608;?#25105;一定搗得你欲仙欲死的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閉眼不看,口中不所咒罵?#39608;?#28139;賊,你毀人貞節…你不得好死!」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露出屁股,一下子就壓落婦人身上,他雙手搓弄著她的肉球,陽具就在她小腹上揩來揩去,想向肉洞挺入!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趴在婦人身上,看不到背後情況,就在這時,草叢走出一個龐然大物!那是婦人騎的驢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它點地無聲,兩前足抬?#25784;?#23601;踏落胡老大的後腦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握著自己的陽?#25784;?#27491;想塞入那紅彤彤的肉洞?#39608;?#25105;來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但突然他腦後產生一陣劇痛,胡老大來不及回頭,?#21568;?#34987;驢子兩足踏?#26657;?#20182;雙眼凸出,口、?#24688;?#32819;都噴出血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頭驢子少說也有數百斤,它雙足「砰、砰」的踏了兩腳,將胡老大的腦殼踏碎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下突襲來得?#26044;?#28961;聲,婦人張眼見胡老大?#20599;?#19968;旁,?#21568;?#27683;絕,自是喜出望外。她顧不得赤身裸體,急忙站起,而那頭驢子亦像通靈一樣,目不轉眼望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毛…我們快?#25784; ?#23142;人攀上驢背,伏在它的頸上?#39608;?#38748;點…快走…」那驢子邁開大步,真的往山路跑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蹄聲「的答、的答」自然驚動了佇候在不遠處拉馬等胡老大的兩個大漢!

                  「胡老大!」兩漢馬上搶入草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見胡老大趴在地上,後腦開花,露出屁股,那陽具不偏不?#26657;?#21371;插進了一但泥洞內!

                  「那?#25293;?#27578;了胡老大!」兩漢拔出鋼刀?#39608;高@騷貨不想活了!咱們捉著她,就一人樂一?#21361; 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他們飛上馬背,就巡著蹄聲直追,馬的腳力遠比驢子快,那毛驢跑了半里,背後馬蹄聲傳來,婦人摟著驢頭?#39608;?#23567;毛,快跑,讓惡人追上了,我倆難活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毛驢像有靈性性,只是如飛的?#23490;埽?#20687;馬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兩漢見追不及,亦怒從心起,一人收刀拔出弓箭?#39608;?#31561;我一箭射死這頭畜生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勾弓拉筋,就瞄著毛驢的後腿,「吱」的一箭直射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毛驢似乎知兩惡漢要傷它,它用力一蹬,身子跳起,但箭矢來得其?#20572;?#27874;」的一聲,仍插入它屁股上!

                  驢子負痛,仍往前?#25784;?#20294;終不支倒地!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被拋下驢背,她赤著足,拚命前奔?#39608;妇?#21629;,強盜殺人啦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兩騎馬追近,其中一個大漢獰笑著?#39608;?#20320;這?#25293;?#25954;殺我們兄弟!」他用刀柄一敲,正中婦人頭顱,她悶哼了一聲,暈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兩個大漢跳下馬,抱起了婦人。(二)

                  「張老三,你要不要來?#20426;?#20182;一?#32622;?#33853;婦人的奶子上?#39608;高@騷貨細皮白肉,殺?#35828;?#28010;費!」?#24178;?#32769;二,不如先綁起這?#25293;錚?#20813;她再殺我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對!」張老三用力將婦人的衣衫再割下來,搓成布條形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沈老二就在地上釘了幾支大樹枝,深入泥內,兩人將婦人「大」?#20013;?#30340;固定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已呈半裸,兩隻乳房外露,下體牝戶張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@?#25293;?#23620;生得低,相信一定很騷!?#32929;?#32769;二望著她的胴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老三似乎對女性興趣不大?#39608;?#20474;對?#25293;錚?#27794;有興趣,咱們又不是採花,你要來,我在外邊等你好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望了幾望,淫心大起,他點了點頭?#39608;?#22909;!我就試試!」他解下褲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老三牽著馬,走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握者陽物,先在那婦人面上射尿!

                  ?#24178;場?#27801;」尿撒往她口臉上,將她澆得醒轉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哈…?#32929;?#32769;二握著陽具獰笑?#39608;?#20320;醒了,看看老子的雞巴大不大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「噢」了一聲,她閉眼不敢看沈老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脫下褲子,壓上她身上,他那雙粗大的手掌,大力的搓捏著她的雙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咬著下唇,不吭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的陽具在她的小腹上揩來揩去,又伸去摸她的陰唇、挖她的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「鳴、嗚」地抽嚥著,她激?#21448;?#38555;,自然沒有淫汁流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啜了?#21331;?#22902;子?#39608;?#23229;的,剛才一時情急,尿都射到你面上去,浪費了,現在半點尿也沒?#26657;?#19981;然,在你陰道再撒泡尿,也可方便我搗死你這騷貨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垂下頭來,就朝她的牝戶吐了些一口水,再用手指糊開了!

                  那婦人的陰道果然有些濕潤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那陽具仍未全硬,他蹲坐在婦人的身體上,將陰莖壓在她乳溝下,將?#21069;?#30828;的陽物,在她的乳溝揩來揩去,就像是磨劍一樣!

                  那婦人只是鳴咽,她逃過了胡老大的毒手,看來逃下過沈老二的淫辱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的奶子怎麼松泡泡的!?#32929;?#32769;二又將龜頭抵在她的奶頭上!

                  那龜頭和乳頭同是嫩肉,沈老二撩得兩撩,產生不少快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但婦人的奶頭仍?#21069;?#38519;的,不過,沈老二的陽物就?#21568;?#26114;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騷貨子!大爺給你好東西!」他猙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呸!」婦人一口口水就往上吐,正好吐上他的面?#39608;?#20320;乾脆殺了我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!?#32929;?#32769;二用手抹了抹面上的口涎?#39608;?#25105;淫完你,再把你賣到附近的農村去,起碼值幾兩銀子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又用手探她的肉洞?#39608;?#23229;的!還是乾巴?#20599;模?#22909;,弄點『水』出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拾起扔在遠處一柄匕首,用手拈著刀身倒持著,就用刀柄去撩婦人的牝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刀柄起碼三寸多長,上面纏有布,比男人的肉棍還粗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用刀柄頭撩得兩撩,已插了寸許,那婦人痛得裂牙張齒,但就是不叫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真好玩!?#32929;?#32769;二又將刀柄再深入半寸,婦人終於呻吟起來?#39608;?#21710;…哎喲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叫了!?#32929;?#32769;二大喜?#39608;高@肉洞開了『竅?#21804;?#31561;一會就更順滑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刀柄硬插進去,那牝戶自然的?#32622;?#20986;淫汁來,那肉洞已濕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?#21487;?#19979;去,那肉棍兒就是一挺!

                  「鳴…啊…」婦人哀叫起來,她終於貞節不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的肉棍插進了一半後,再用腰力一挺!整支肉棍兒?#33151;?#36914;牝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真爽…?#32929;?#32769;二連連的快頂了幾下,那肉棍頭在肉洞內左衝右突!

                  他是久曠,一點也不憐香惜玉,連連的就插了數十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女只覺下體又熱?#32844;W!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這?#25293;鎩?#24819;不到…下邊…還這麼緊…?#32929;?#32769;二拉出陽具來看,只見龜頭濕淋淋的,沾了不少淫汁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「?#24688;⒑恰?#30340;笑著,又連連插了卅多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畢竟是?#36947;?#31895;,只顧自己快活,毫不理婦人如刀割的感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挺多幾下,喉中突然怪?#26657;骸?#22114;…噢…來了…噢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跟著陽具就連連抽搐,那婦人只感到一陣陣熱流噴入花心內,她眼淚直流,口中咒罵?#39608;?#20320;這殺千刀的山賊,有本事就一刀把我殺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的陽具軟了,滑回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站起綁回褲帶?#39608;?#25105;不會殺你,天快黑了,蛇蟲鼠蟻都會爬出來,等一會,等娛?#23490;?#36914;你那洞洞,咬得你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一邊狂笑,一邊拾回他的兵器?#39608;?#24373;老三,咱們?#20173;?#20102;老大,明日再來看艷屍!」馬蹄聲揚起,兩人三騎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被綁在地,自是叫苦?#39608;?#37027;粗漢果真要我受蛇、蟲之咬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她不禁毛骨慄然?#39608;妇?#21629;!救命呀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沈老二射在她牝內的穢液,有不少?#21568;?#20498;流而出,滑潺潺的流在大腿兩側及地上。這穢液有陣?#24863;?#33261;」味道,人聞了?#21815;?#21050;?#24688;梗?#20294;蟲蟻聞到,倒是大?#20572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被綁不能動,下體又大張,難怪她連連叫苦了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假如真的有蟲鑽進去…」她不禁冷汗直冒,拚命掙紮?#39608;妇?#21629;!」就在這時,已有三、五隻螞蟻爬上她大腿上,婦人哭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人就是怕蛇、蟲這類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,這時又有蹄聲響起!一拐一拐而來的,是那頭驢子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毛!」婦人像見了救星一樣?#39608;?#24555;救我!」

                  那驢子像通靈?#39057;模?#36208;到她身旁,垂下頭來就咬綁著她手腕的繩!

                  那繩是撕下婦人的衣服造成,雖多捆了幾層,咬得幾下,就斷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的手一自由,就伸到胯下,先掃走身上的蟻,再?#32654;K絮,抹乾淨了下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驢子屁股仍插有一箭,婦人雙手一?#21361;?#25300;出箭頭?#39608;?#23567;毛!沒有你…我…我章蓉都下知…能否活過今晚!」她摟著驢頸「嗚、嗚」的哭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驢子伸長舌頭,在她臉上舐了舐,它屁股中了一箭,幸未傷及筋絡,雖流了一點血,仍然可?#25784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哭了一頓左右,她怕沈老二等山賊會再來,急忙將破衣、破褲穿回身上,然後牽著驢子,往開封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陽下山前,章蓉幸好?#19994;?#19968;戶山間人家,瑟縮在屋後柴房渡過一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戶人家見她是女流,倒肯發善心,並給了她一件破衣穿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宿無話,翌晨,章蓉騎著傷驢,就望開封而來,逐漸近城,逐漸人?#21815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雖身上破爛,但人悄麗、嬌美,倒也有人留意她兩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向人問路,就往城南的「章府」而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府是秀才府,章老爺叫三?#20445;业?#20134;自中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伯父!?#25296;?#33993;見到章三?#26412;?#25778;入她懷裡?#32431;蕖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蓉兒!」三槐亦很激動?#39608;?#25105;接到信,知你父、娘親?#23665;?#32763;舟溺死,真不幸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執著她的衣袖?#39608;?#20358;!告訴伯父,你怎麼走來的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於是講她和毛驢前來的經過,她有述及路上遇到強盜,但就沒有講沈老二強姦她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@頭驢子倒肯護主,就把它寄養在馬欄吧!?#25296;?#19977;槐又連連歎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又吩咐家人預備熱水給章蓉洗澡。章蓉浸在浴桶內,連連用手洗擦牝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想到沈老二用刀柄插她牝戶的一幕,心仍有餘悸,於是用力一撕,將一大撮陰毛扯了下來。?#39640;@事不能宣揚…」她很快就冷靜下來?#39608;?#20551;如有人知道,我這輩子?#22270;?#19981;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頭驢子外,是沒有人知道?#19994;?#20107;,那山賊不知我是誰,只有小毛…「章蓉似乎想到甚麼?#39057;模骸?#25105;應承過嫁它,但它不過是頭驢,這?#24773;_玩笑,作不得準的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蹲在浴桶內,泡浸著身體,水將她兩乳浮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望著自己的細皮白肉?#39608;?#29241;以前下許我嫁梁兄,誤了多年,現在,我終於可以找戶人家,不過…我一早已不是處子之身,這秘密…一定要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想過一個念頭?#39608;?#23567;毛!對不起,不要怪我心狠,我留你不能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洗乾淨身子,站了起來。「我下體?#21568;?#24674;?#33151;?#24120;,看不出曾遭人蹂躪!」她望著著自己的胴體,心又有綺念?#39608;?#25105;要一個男人,真的男人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昨夜沈老二雖然「?#26044;?#30701;」,但她卻有一份異樣的回味!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峙,戶外突然出現了一個黑影,那影子,不像是人類!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嚇了一跳,那是驢子小毛!

                  「畜牲,你跑到這裡來幹嗎?#20426;拐?#19977;槐和家丁叱喝著,跟著是驢子嘶?#26657;?#30070;眾人拉走它時,它發出憤怒的叫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晚,章?#21269;l了一個很奇怪的夢,她夢見自己一絲不掛躺在繡榻上,她慾火如焚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搓著自己的乳房,她用手指拈著兩粒奶頭,輕輕的捏?#39608;?#21834;…噢…呀…」那兩粒軟而凹陷的蓓蕾,慢慢凸起、發硬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的呼吸急促起來,她希望有男人來捏她的奶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的乳頭從她指縫中凸了出來,她大力的搓著自己的乳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兩隻又大?#32844;祝?#36899;藍色筋脈都清晰可見的奶子,被她自己搓得滿是淡紅的指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不覺得「痛」,她只覺得空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屄微張,像有蟲蟻爬進她牝戶內,輕輕咬她?#39057;模?#20196;她十分痕癢,章蓉身子在床上典來典去,光是摸、捏乳房?#21568;?#19981;能「消癢」。(三)

                  她雙手垂到小腹下,輕撫著自己的陰唇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的手指捏開了陰毛,輕輕地按在嫩肉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陰道和陰唇開始濕潤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覺得更加痕了,這種痕癢是由心內發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…哎…如果有男人,多好…」她輕叫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的手?#21106;?#39019;的?#24773;_陰唇,按在陰核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啊…?#25296;?#33993;的手指碰到凸起的陰核時,像按下痕穴一樣,她渾身抖顫?#39608;?#21710;…哎…哎…」她停了一下,又再摸落陰核上。牝戶內的淫汁,源源的流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一個翻身,將身子趴在蓆上,她將牝戶緊貼著蓆面,慢慢地揩磨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呀…」她額角冒出?#24618;欏?#25105;要…我…要…」她越磨越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貼在蓆面的牝戶給粗糙的草蓆擦過,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感受到自己牝戶流出來的淫汁,飛濺到草蓆上;還?#26657;?#22905;牝戶上的陰毛刺進草蓆上的空隙處,在揩磨時,那些柔毛折斷了,一根根卡在草蓆的縫隙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啊…男人…?#25296;?#33993;呻吟著?#39608;?#25105;要男人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的牝戶擦在草蓆上久了,有點浮腫起來,而沁出的淫汁,沁在蓆上,令她每下的磨?#31890;?#37117;發出「吱、吱」聲。章蓉抓著草蓆,不斷的磨…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房中突然多了一個大漢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站在床邊,?#34174;p著她「磨」,他嘴角泛出微笑,大漢滿嘴鬍鬚,相貌魁?#21815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伏在蓆上,當然看不到床邊站著人,她遠是上下左?#19994;?#30952;著?#39608;?#21834;…有男人,就好了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她香汗淋漓時,大漢的手就摸落她滑溜溜的背脊上?#39608;?#31456;蓉,我來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!?#25296;?#33993;聽到男人聲音,嚇了一跳,她不?#19968;?#36942;身子來,但就停止了「磨」草蓆?#39608;?#20320;是誰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不認得我?我是小毛!」大漢坐在?#25165;希?#20841;手將她的身子翻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要…我要叫了!?#25296;?#33993;急起來,但她渾身乏力?#39057;模?#22823;漢一扳,就把她扳成仰面朝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!」她尖叫一聲,雙手掩著奶子前?#35828;男?#32005;兩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她忘了下體,那晶瑩的牝戶?#33151;?#29694;在他眼前。大漢?#20599;?#20463;頭,嘴巴就吻往她牝戶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啊…!」她輕叫起來,雙手一垂,就扯著他的頭巾,整個人抖顫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唇,吻在她濕滑的陰唇上,他嘴角的鬍子,就刺入她紅紅的嫩肉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喔…痛…不…不要…太髒了…?#25296;?#33993;想將腿緊並,但大漢就?#24773;_她的腿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吮著她的牝戶,她只覺得一股熱氣,從他的嘴噴入她花心深處,跟著她的陰核隨著他的吸氣,牽引到他口唇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…哎呀…」她的手肉緊的按著他的頭,她已渾忘了羞恥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鬍鬚刺著她的「熱唇」,章蓉的淫汁有如潮水?#39057;?#28263;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鬍子沾上她的淫汁,那些「白泡?#21476;?#24471;他滿嘴都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差一點暈了,她從來沒?#24615;?#36942;這種「極樂」,她十趾張開,腰肢弓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…你…」她喘著氣?#39608;?#20320;究竟是誰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是小毛!」他抬起頭來,他雖然不英俊,眼大臉長,但章蓉始終記不起他,不過她又覺得他很面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慢慢爬上?#26597;劍?#23559;身子座落章蓉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雖然他有穿衣服,但她似乎感覺到他的雄偉?#39608;?#22114;…你…啊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一俯頭就含著她一顆奶頂,?#20146;彀偷?#39693;子就擦在章蓉的乳暈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懟?#19981;要…啊…」她似乎渾身乏力,他一啜一放的,令她死去活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一邊咬啜著她的乳頭,一邊解自己的衣服,章蓉眉絲細眼,看著他赤裸上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十分健碩,皮膚是古銅色的,心口還有很多彎曲的黑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用心口壓著她的胸脯,她兩團肉球,被他壓得扁扁的,向兩旁擠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胸前的黑毛,擦在她奶頭上,似毛筆掃往她最幼嫩的地方,她兩眼翻白,不斷的喘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,你終於屬於我了!」大漢垂手解自己的褲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?#21269;?#38281;上眼,她望著床頭的蚊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的胯下?#20146;?#29105;的,那根東西似乎很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陽具?#21568;?#30332;硬、昂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話兒足足有一尺長,像嬰兒臂?#39057;?#3189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只覺得有根大東西在她下腹上揩來揩去,那不像普通人的性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有點愕然的張開眼?#39608;?#21834;!這是什麼?我…我不要…那…那會死的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的東西巨而粗,十分駭人,章蓉雖然下體濕潤,但是要納入這麼巨大的東西,她抖顫了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…我,我會輕輕的…」大漢柔聲,他提著她的足踝,將她的腿分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!不!?#25296;?#33993;用手掩著牝戶?#39608;?#25105;會死的…那…那太大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執著她的手?#39608;?#23064;子,你不要怕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搖頭嘶?#26657;骸?#19981;要…不要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但大漢怎容她躲縮,他的?#27801;?#38263;巨棍就朝她的肉洞一挺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呀…呀…?#25296;?#33993;只覺撕心裂肺的劇痛,她慘叫起來…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醒轉過來,她張眼一望,虯髯大漢沒有了,她身上的衣服還是好好的——她原來發了一個噩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渾身是汗,連胸兜都濕了,她摸摸自己下體,那裡還安好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毛…」她喃喃自語起來?#39608;?#25105;一定要打發了他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摸了摸自己的牝戶,還有餘悸。

                  翌晨,章三愧一早就來看章蓉,他對侄女噓寒問暖?#39608;?#33993;兒,伯父有一個學生叫何承歡,今年二十五,尚未成婚,你現在是獨自一人,伯父打算將你許配他,這可以了我一宗心事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臉一紅,她垂下頭來?#39608;浮?#20219;憑伯父作主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摸了摸下頷的長鬍子?#39608;?#31561;一會,伯?#22919;?#21483;承歡來府,你姑且躲在簾後,偷偷看看未來的夫婿,假如你滿意的話,伯?#22919;?#30433;早為他主婚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點了點頭。這天下午,何承歡就過府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長得斯文白淨,倒是文弱書生的模樣,但一面秀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在簾後看了,芳心暗喜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跟著請章蓉出來和承歡見面,正是一個騷?#25293;錚?#19968;個脂粉郎,兩人?#25239;?#19968;相接,雙方都有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「哈、哈」大笑,就擇定月?#24067;?#26085;,安排承歡迎娶章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見到承歡俊悄,亦慶幸終得俏郎君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章蓉有兩點隱憂,第一是宵來「小毛」的綺夢,第二是她不是處女之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整天苦思解決的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天,章三槐來見她?#39608;?#33993;兒,救你一命的驢子,近日不肯食草,還用腿亂?#25784;?#20320;要不要去看看它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榣了搖頭?#39608;?#19968;匹畜牲,與我何干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正色?#39608;?#23427;雖是驢子,但護主有功,你還是看看它?#23481;^好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拗伯父不過,只好來到馬欄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驢子見到章蓉,嘶叫甚是歡欣,還想衝出馬欄,但章蓉一臉?#25937;弧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蓉兒,過去撫撫小毛吧!?#25296;?#19977;槐推了推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淡然的走過去,毛驢竟然伸長舌頭去舐她的粉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討厭!?#25296;?#33993;被它舐了一口,有點不高興,轉身就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驢子發出嘶聲,似千般無奈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?#21269;?#19979;來,再沒有到馬欄,她忙於準備婚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想到扮「處女」的方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選擇了草魚的魚鰾,那是個氣泡樣的東西,中間空的,她將魚血滴在魚鰾內,然後塞入自己的牝戶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只要何郎搗破魚鰾,那氣泡內的血就會滲出。?#39640;@樣就無人知道我?#21568;?#22833;身啦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想了很多?#21361;?#22987;終認為這方法最好!

                  但魚鰾一刺穿就洩氣,而且不耐久放,章蓉美其名是下廚,但目的是要把魚血滴入魚鰾內,又不致將魚鰾弄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試過用針挑穿小孔,再用燈蕊點魚血滴入泡內,起初是失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唉!還有三天就是佳期,我怎麼辦?#20426;拐?#33993;有點心焦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躺在床上,不期然又模著自己的牝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@肉洞人人都迷,但就是沒有辦法再變成閨女!」她嘗試將魚鰾塞入牝戶內,有時成功,但亦有失敗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失敗了,她用筷子伸到陰道內,將魚鰾「夾」回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鰾破了,很易夾出。章蓉將牝戶弄得血淋淋,滿是血和魚?#20219;丁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成,假如有魚?#20219;叮?#20309;郎會起疑的!」她又試過將花紅粉灌入牝戶內,這樣當淫汁流出時,混和了花紅粉,?#33151;?#27969;出處女血?#39057;摹#?#22235;)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成,顏色大淡了,不像鮮血!?#25296;?#33993;望著牝戶,流出一大灘淺紅的淫汁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而且,破瓜流出的血,哪有這麼多!」她望著肉洞發怔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容立定了主意,將魚鰾塞進屄?#39608;?#21482;要不弄穿這小泡,我一定可以成功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雖然奇怪,近期章蓉頻食草魚,但他想不到是章蓉的實驗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對章蓉是疼愛萬分的,預備了豐厚的嫁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終於成功了!

                  她發現在側邊穿魚鰾,那泡很快就洩氣,但在魚鰾頂弄穿小洞,把魚鰾扭著,那麼氣就不易外洩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用燈蕊滴了十來滴血入魚鰾,然後用線將魚鰾頂紮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成功了!」她樂得笑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躺仁床上,將腿大?#20013;?#30340;張開,然後慢慢將魚鰾塞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每下動作都小心翼翼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將那魚鰾塞進牝戶後,下體自然有股魚?#20219;叮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她慢滿?#25784;?#34030;步姍姍,生怕行大步,兩腿夾得太緊,弄破了體內的魚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工於心計,命婢女插了些?#20498;?#33457;來,將花瓣撕了下來,搗碎,將汁液搽在她的陰唇上,倒算辟除了魚?#20219;丁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翌晨,何承歡就預備花轎來接章蓉,她扮得香噴噴的,由章三槐送出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蓉兒留下一頭毛驢,稍後將它?#33151;?#20309;家,當是她的嫁妝也好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亦覺得這頭驢子很怪,不肯食飼?#24076;?#20037;不久就悲嘶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出嫁,驢子似乎憤憤不平,更加消瘦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在何?#37326;?#20102;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一拜天地,再拜高堂,夫妻交拜,?#33151;?#27934;房!?#22993;?#20154;唱完諾,章蓉就被送進入新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內心緊張得很,怕的是魚鰾在體內破裂。章蓉兩腿分開,坐在床沿,一顆心是在「砰、砰」亂跳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何承歡內心就歡喜得很,他娶到美貌的章蓉,就像拾到金子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,請寬衣吧!」他首先脫下自己的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,你好美…」他一摟,就摟著章蓉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模捏著她的乳房,用手指撩撥她的奶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啊…?#25296;?#33993;在他耳邊呻吟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…你握著?#19994;?#21629;根搖搖看?#20426;?#25215;歡觸摸著溫柔,下體馬上亦發硬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…妾身不敢…?#25296;?#33993;嬌叫起來,她只是大力的摟著承歡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自?#22909;?#19979;褲子,?#26597;?#19978;多了兩條肉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的肉棍子雖然昂起發硬,但本錢就和他英俊的外貌不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揩、碰的觸?#26657;?#31456;蓉估計他那話兒不到四寸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且,棍身是幼長而瘦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像把玩珍品一樣,他除了吻章蓉外,嘴巴就像貪嘴的嬰兒,含著她的奶頭在啜?#24688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他平日是有往外召?#35828;模?#24202;上調情的功夫自然純熟得很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除了啜奶之外,還用牙齒輕輕咬著乳頭,然後伸出舌尖去撩奶頭上的小洞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裡本是泌奶的口,但承歡用嘴封著撩得雨撩,草蓉?#21568;?#30332;軟…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…哎…你要奴奴的命了…」她皺著眉,兩腿緊箍著他的腰?#39608;?#30456;公,啊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呻吟,他更起勁了!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嘴幾乎想將她奶頭的皮都啜甩下來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跟著,他的舌頭舐過她的臍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要…相公…?#25296;?#33993;知道自己事,他的口唇如果埋在她牝戶上時,多少會聞到魚?#20219;丁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她小腹抬起,用牝戶擦向承歡的龜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那話兒被陰毛所揩?#31890;前W癢的感受令他暴力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握著肉棍子,狠狠的就朝她的肉洞一挺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呀…痛…痛…?#25296;?#33993;?#20037;?#23308;呼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知道破瓜之時,十個女仔九個是叫痛的,何況,他的陽具瘦長,十足十毛筆插進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喲…」她雙手抓著承歡的肩,腰肢再用力向上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相信,理在牝戶的魚鰾,?#21568;?#34987;他頂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那魚鰾隨著他的龜頭,滑入她子宮頭旁,她?#32769;?#24863;到,有液體從她體內流出,經過大腿內側,然後淌往床上的子孫帕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呻吟,她激動濺淚。章蓉是因為狡計得逞而流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承歡看見她粉臉的淚痕,還以為她因失去初夜而哭泣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柔聲問?#39608;?#23064;子…我弄痛你沒?#26657;俊?#36319;著,將衝刺的力度減慢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?#21269;?#34389;女扮得很辛苦,他?#24597;?#20102;抽插,反而令到她有不湯不水之?#26657;?#22905;不敢扭動腰肢或拋起屁股來迎湊,生怕自己醜態一露,就讓何承歡看出破綻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只是紅著眼、淚汪汪,兩腿緊並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吻了吻她面上的淚痕,然後托起她的大腿又狠狠的抽插了百多下,她只是喘著氣,不時「噢…喔…喔…」的呻吟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雖感到她牝戶略鬆,但美色當前,?#30452;?#22905;一面淚痕所騙,於是又狂亂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喔…呀…?#25296;?#33993;似乎不勝抽插,她頭擺來擺去,胸前雙丸,隨著左搖?#19968;巍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看著她兩個奶在左?#19968;?#21205;,心中不禁一樂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雙手一抓,抓著她雙乳,大力的扭動那兩團軟淋淋的滑肉,跟著又挺了十多下。承歡這時只感到一陣甜?#24120;?#20182;打了幾個冷顫…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啊…娘子…為夫…沒有了…」承歡一趴就趴落章蓉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體內的魚鰾雖然破了,但卻蒙在子宮頸附近,她感受不到熱流燙上花心的快?#26657;?#20182;的陽具在她牝戶內慢慢縮小、軟化、滑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很工於心計,她知道承歡的龜頭一定沾上魚?#20219;叮?#20551;如不將味道除去,她苦心安排的一切就功虧一簣,她突然迅速的轉身,就趴在承歡小腹下,張開小嘴就含著那根軟綿綿的肉莖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你…」承歡樂得雙足直蹬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嗚…」她含著那粘糊糊的肉莖,將那吮得一乾二淨的。他享受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的舉動雖然奇怪,但他看到?#26597;?#19978;的黃?#31890;?#35211;有兩點瘀紅的鮮血,心裡就沒有想到其他?#39608;?#23064;子,你真好…我要尿了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張開嘴?#39608;?#30456;公!你以後就是我夫君,你就放往妾身嘴內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再吮多兩口,承歡忍不住,就真的在她嘴內撒上一大泡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好個章蓉,眉也不皺,就將它全吞進肚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感動得很,一把摟著她?#39608;?#22909;娘子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抹了抹臉上的淚痕,她跟著要做的,是取出牝戶內的魚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再不取出,牝戶就有惡臭的?#20219;叮?#35201;想遮掩也遮不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跟著爬起身?#39608;?#30456;公,我也要小解,順便洗洗牝戶…」她裝著嬌羞的樣子,令何承歡有些意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望著她的肥屁股走下床,穿上袍子,走出房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是叫婢女給她預備熱湯,她希望用水沖出牝戶內的魚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婢女燒好一大桶水,她就爬進浴桶,開始洗下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她想不到何承歡會偷窺的,原來何承歡躺往床上良久,不禁想到?#39608;?#20197;前唐明皇偷窺楊貴妃出浴,我何不學學這風流的勾當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輕手輕腳走到房的另一廂,就見到浸在浴桶內的章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身子浸在桶內,只看到她雙手在擺動,似乎是在洗下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呀…」她手?#24178;?#36914;陰道去挖,想將魚鰾挖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面是微帶?#32431;啵?#28966;灼狀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什麼老是挖不出呢?#20426;?#22905;有點焦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那魚鰾穿了後,又給承歡的精液一噴,似乎貼在牝戶內壁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魚鰾甚薄,一時三刻亦未?#36575;_掉,章蓉立在浴桶內,眼睛四週一瞧,就見到沙?#24052;?#26377;人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嚇了一跳,馬上輕呼起來?#39608;?#21710;唷…好痛…好痛啊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24052;?#30340;承歡忍不住了?#39608;?#23064;子,你有什麼地方不妥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呀…?#25296;?#33993;馬上?#20037;及?#30171;楚?#39608;腹?#20154;,你…太大了…妾身…下邊…痛得很…還有血,可能…腸子…都給你弄破了…」她還流下淚珠,楚楚可憐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何承歡看得心頭一蕩,他顧不得了,走到門前一推就走進室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要…相公,不要…?#25296;?#33993;一急,馬上掩著雙乳,將身蹲在浴桶內,只露出頭部說?#39608;?#32769;爺知道了,會罵奴婢是淫娃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「嘿」了兩聲?#39608;?#38312;?#24656;?#27138;,有什麼淫與不淫的?舊日唐明皇不是在華清池看楊貴妃出浴嗎?#20426;?#20182;搶到浴桶前,恰巧看到章蓉兩隻白奶子浮在水面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吞了啖口涎,馬上脫下袍子和褲子?#39608;?#23064;子,我們就來鴛鴦戲水!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懟?#19981;要…?#25296;?#33993;有點吃驚?#39608;告?#36523;下邊還痛…」她伸手在牝戶?#20173;?#25366;,想挖出魚鰾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承歡就沒有理會,他赤著身子,就跨入浴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?#25296;?#33993;嬌呼,而水亦溢滿一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兩個人站在浴桶內,肌膚自然相貼,那奶頭在水中泡了這麼久,已微微凸起。(五)

                  而他摟著她,一任她兩粒乳蒂,揩在自己胸膛上,亦有陣陣快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貼著她小腹的陽?#25784;?#24930;慢地亦再次發硬,頂著她的肚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相公…不要…在水?#23567;?#26371;傷害身子…?#25296;?#33993;低吟?#39608;?#19981;要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香著她的面孔?#39608;?#19981;怕…有水浸著你下體…我挺進去時…你不會太痛…來…」他提起章蓉的一隻腳,將她擱到桶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樣,她的牝戶就大開中門,承歡接著一挺,「吱」的一聲,他的陽具就在牝戶中直透到?#20303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呀…啊唷…?#25296;?#33993;呻吟起來,因為浴?#21543;?#31364;,她避無可避,「吱,吱」的水響彷彿音?#21290;频摹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他有水幫助,所以每下挺進都十分順利,但水亦造成章蓉陰道的濕滑,他的陽物,很容易亦滑脫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呀…?#25296;?#33993;雙手摟著承歡的頭,眉絲細眼,她心中?#21040;校骸?#20551;如陽具粗大一點就更好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拚命迎?#24076;?#20284;想將自己的陰唇皮擠進他的肉裡去?#39057;摹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自然大樂,他兜著她的屁股,連連頓了數十下?#39608;?#23064;子…你真好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懟拐?#33993;裝出嬌羞無限,她將頭伏在他肩膊上,?#28108;?#33879;他的撞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她感到子宮頭附近的魚鰾殘骸,似乎向體外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承歡每下抽插,都將浴湯迫進她體內,像是抽水?#39057;摹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原本貼在子宮頭的魚鰾弄掉了,隨著水勢,慢慢外流。章?#21269;到?#19968;聲苦也!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魚鰾黏在承歡的龜頭上再帶出來,她十分難自圓其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,幸而承歡慾火焚身,他連連抽?#20572;?#26410;覺有異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喲…好痛…哎…呀…?#25296;?#33993;呻吟得更大聲了?#39608;?#30456;公…輕一點…妾身的腸子…也痛了…「她還在他肩上咬了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喘著氣,又抽插了幾十下,他似乎感覺有東西粘著他的龜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…你痛嗎?似乎…你脫皮了…」他就要伸手去摸陽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呀…?#25296;?#33993;緊摟著他?#39608;?#19981;要…我?#27492;?#20102;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知道,他模到了魚鰾,她就羞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,就在這時,卻聽到人聲及驢子嘶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@畜牲,像發狂?#39057;?#34909;來,就往?#26085;?#25758;,親家大人,真對不起!?#25296;f話的是章三槐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承歡父親及家丁,則在攔截驢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好!是你爹!?#25296;?#33993;把握千載難逢機會,推開承歡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亦有點吃騖,急忙爬出浴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用手一撈,在陰唇口撈住那具破魚鰾,握在掌心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驢子狂嘶,?#21046;?#33139;亂蹬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何府家丁用火把、燈籠嚇唬它?#39608;?#30044;牲,你也學人鬧新房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承歡,家嫂,你們小心這驢子!」何父大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顧不得身濕了,他馬上穿上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亦穿回裙子,她赤著足叱喝?#39608;?#23567;毛!你找死!」

                  說也奇怪,驢子聽到她的聲音,似乎平靜下來,嘶叫也沒有那麼大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掠了?#26377;?#39662;,她打開?#22359;T?#39608;?#20320;幹嗎跑來這邊?弄得大家雞犬不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小毛似乎知道理虧,低聲嘶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打圓場?#39608;高@驢子或許念著你,蓉兒,你就收回它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望了望家翁?#39608;?#32769;爺,我就帶它安置!」她牽著驢子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說也奇怪,小毛這時乖乖的任她帶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望著驢子,有點醋意,加上二更夜涼如水,他不期然打了個噴嚏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晚,承歡就發起熱來。章蓉摸著他熱烘烘的面孔?#39608;?#30456;公,你怎麼了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雙眼通紅?#39608;?#23064;子,你那頭驢子,和你有什麼關係?看來,它頗通人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陪著笑臉?#39608;?#30456;公,那驢子是我自細養大,又曾救我一命,你幹嗎?#28304;祝俊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他把她一準?#39608;高@驢嚇病了我,留它不得!假如你以夫為重,就替我殺了這頭畜牲才好!?#25296;?#33993;失聲?#39608;?#25105;…我怎下手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壓著她?#39608;?#22312;飼枓中落毒,餵它?#22253;?#35910;,它就會歸天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雙手叉著她的頭?#39608;?#20320;不下手,我有生一日…都懷疑你和那公驢…?#25784; 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眼轉了轉?#39608;?#30456;公…明早…我一定殺了這頭驢子!」她閉上雙眼,?#36305;?#36523;子?#39608;?#30456;公如果要殺妾身,就下?#32844;桑 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她胸脯急促的起伏著,承歡雖在發燒,但看見她動人的姿勢,心不禁一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兩手扭著她胸前兩團肉?#39608;?#25105;…我要你欲仙欲死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…相公身子不舒服…?#25296;?#33993;嬌呼?#39608;?#19981;要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但承歡就像瘋了一樣,一把扯開她衣襟,她兩個肉球又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…哎…?#25296;?#33993;被他咬著乳頭,有些痛,但承歡咬著後,卻伸長舌頭去舐乳頭中央。章蓉身子不斷掙紮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他的手亦掀高她裙子下擺,章蓉兩條白雪雪的大腿就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將自?#22909;?#33592;茸的腿曲起,?#33151;?#25577;她的大腿內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的腳毛很多,這些鬈曲的腳毛,在她的粉腿上摩?#31890;?#20196;她覺得又痕?#32844;W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腿不斷揩,她的淫汁開始流出。承歡雖然發燒,但卻是興致勃勃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沒有直?#30828;?#20837;,他將龜頭抵著她的屄頂著陰?#32781;?#36629;輕的擦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呀…相公…你要…?#19994;?#21629;了…?#25296;?#33993;樂得兩足直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龜頭擦得兩?#31890;?#22905;的陰核就凸了出來,變得硬硬的。他亦樂得很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也難怪,他是洞房花燭,亦以為章蓉是黃花閨女,男人為了嘗新,有時是會拚命的。他的陽物又硬,她凸硬的陰?#32781;?#25577;在他龜頭的嫩肉上時,令他不期然的?#32622;?#20986;滑滑的粘液,弄得龜頭都是滑滑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揩了又揩她的陰?#32781;骸?#24819;要嗎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口顫顫的,她想說不說?#39057;模?#19968;味點頭、又搖頭?#39608;?#21834;…啊…」不斷的喘氣。承歡的龜頭繞著她的陰核擦多幾下,終於往下一挺…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噢…哎呀…?#25296;?#33993;喉中發出歡愉之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肉棍整支插了進去,只留下兩粒小卵子在她牝戶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剛才,兩人在浴桶交歡,玩得一半就被驢子驚破,?#19997;?#22812;深,再無騷擾,承歡要續其餘勇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壓著她抽插了了百來下,弄得章蓉花心綻放,兩片陰唇盡濕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…讓你試試半邊鵝腿的滋味!」承歡突然抬起她一條腿,用雙?#30452;?#33879;。章蓉一腿高舉,下身牝戶大張,他的肉棍兒雖不粗長,但?#19997;?#21448;深入多?#36861;鄭?#20196;她多一?#32622;?#28415;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呀…奴婢死了…」她扭擺著腰?#39608;?#30456;公…你把我裡面弄腫了…」她尖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又插了幾十下,他感到有點頭昏,他喘著氣?#39608;?#20320;…你求饒…我就…饒你…」她呻吟著?#39608;?#30456;公…饒命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下邊…不成啦…?#25296;?#33993;的兩眼翻白,一陣陣陰精噴出,她是高潮到了!

                  而承歡瘋狂的多抽插了幾下,亦?#20599;?#25171;冷顫?#39608;?#25105;…我也不成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精?#21644;?#22905;花心亂噴,章蓉曲起腰肢來迎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的精液是帶點微涼的,他噴出的是冷精。這因為他有恙卻要近女色的緣故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…」他叫了一聲,就趴在她胸脯上暈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相公!?#25296;?#33993;急忙爬起,揩抹了下體幾下,就給他推拿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過了半?#21361;?#25215;歡才醒過來,他雙頰赤紅,似受了風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的兩天,他都是躺在榻上,章蓉忙於服侍他,倒忘了驢子小毛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日中午,承歡已可下床,他牽著章蓉的手?#39608;?#23064;子,我想吃點湯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牽著他的手?#39608;?#30456;公要吃什麼?#20426;埂?#39522;肉!」承歡正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哦!?#25296;?#33993;眼珠一轉?#39608;?#25105;?#33151;?#27578;了那頭毛驢!」她頭也不回,?#33151;?#39340;房?#30473;?#20992;。(終)

                  殺驢子,只要在它雙眼中間的位置,插入利刀,直透腦門,那它就一命嗚呼。章蓉來到後院,只見小毛繫在一角,她的心矛盾得很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毛!」她將刀藏在衣袖內,慢慢逼近。那驢子見是她,還搖頭歡迎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用手拍著它的頭,心想?#39608;?#23427;雖是畜牲…但…非死不可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將袖中的尖刀移近驢子「死穴」,乘它不在意時,就狠狠的一插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嗚…嗚…」那刀直插至沒柄,驢子頭中間鮮血如泉湧出,它眼神有點不相信的瞪著章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嚇得倒退了幾步。那驢子嘶叫了片刻,?#20599;?#20498;在地身亡!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吩咐家丁?#39608;?#25226;驢皮剝了下來,曬乾留用,驢肉熬湯!」她不?#20197;?#26395;驢屍,匆匆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何承歡飲了驢肉湯,病果然好了,但章蓉心有千千結,連夜都不能安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迷迷惘惘?#26657;?#22905;彷彿身處荒野上,身上只披有薄薄的獸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她身邊,一個滿臉鬍子、滿面血汙,手執大刀的裸漢在?#21290;骸?#20320;這不要面的?#25293;錚?#36996;我命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拚命?#25784;?#20294;不夠滿身血汙的大漢快,她走了十丈便就絆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大漢撲上來,將?#37117;?#22312;她頸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好漢饒命!?#25296;氯匕?#27714;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一扯,將她身上的驢皮扯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喔…啊…?#25296;?#33993;的奶子彈了出來,她的牝戶亦呈現在大漢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慌忙用手掩著雙乳,但遮得上身,就掩不了下體。大漢一騎,就騎在她肚皮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要…饒命…?#25296;?#33993;只覺他跨下一具又粗又大的陽物,正好擱在她的乳溝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饒你?可以!」大漢扯開褲子,露出陽物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喔…啊…?#25296;?#33993;嚇得花容失色。他的東西足足有尺多長,嬰孩?#30452;鬯频?#3189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用嘴緊我弄出了精,我就饒你!」大漢獰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…我嘴太小…吞不下…這會…弄死?#19994;摹拐氯匕Ы小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賤人!」大漢的刀一?#24076;?#23601;在她額上割了一道血痕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喲…?#25296;?#33993;渾身嬌呼,她渾身抖顫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一手捏著她的鼻子,她不期然就張開小嘴,他乘勢一塞,那粗大的東西?#33151;?#36914;她的口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鳴…」她雙眼凸出,連氣也喘不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東西雖然半軟不硬,但一頂就頂到她口?#26657;?#24688;?#36523;?#33879;她的喉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雙手亂抓,面色發紅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給我吮!」他稍為蹲起,卡在她喉嚨內的大陽具移開少許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探深的吸?#19997;?#27683;,然後慢慢地吮著那根大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鳴…喔…」她吮得很辛苦,那東西太大了,將她小嘴撐得變了形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東西是有?#31245;?#21619;,她覺得刺鼻而嘔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哈…哈…」大漢笑起來?#39608;高@根肉棍子,假如捅在你下邊,真的可以捅穿你的肚子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嗚…不…?#25296;?#33993;含糊的叫了一聲,她眼中露出恐懼的神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@麼大的東西,一插進下邊…我就會陰唇爆裂而死…」她內心發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的肉棍子開?#21450;l硬了,變得更粗更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只有三分一的陽物塞在她口內,她?#21568;?#25033;付不了,如果全部塞進她喉內,章蓉知道一定會窒息死!
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反正必死,倒不如咬斷他的東西,大家一塊兒死!」她暗中下了主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閉目享受起來?#39608;?#20320;的小嘴比你的牝戶更緊湊,來,舐舐看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扯了扯她的秀髮。章蓉不敢不從,她又舐又吮,涎沫流得滿面都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喔…你這淫婦…啜啜看!」大漢又扯她頭髮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嗚…噢…」她哀吟起來,大漢?#21568;?#36234;來越粗暴了,他大力的插入了少許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?#25296;?#33993;搖頭,她透到氣,她突然大力的就咬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…」大漢暴喝一聲,他用力捏著她的鼻子,將陽物全送進她口內。她又再咬下去…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呀…」何承歡醒了,他張開眼,就見章蓉趴在他胯間。她口中塞著他的腳趾,正狠狠的咬落他的腳背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!你瘋了!」承歡一腳踢開章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這時才醒過來?#39608;?#30456;公…有鬼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摸著尚在流血的腳趾?#39608;?#20320;見什麼鬼?#20426;拐?#33993;哭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6136;?#20006;未結束,在開封府衙,包公這晚夢到有張驢皮,飛入府衙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張驢皮往地上一滾,幻化成人?#21361;?#26159;個有鬍子的大漢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包大人,我是驢子小毛,因被不良主人章蓉害死,希望包大人為我鳴冤!」大漢跪地叩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包公揚了揚手?#39608;?#37027;你有什麼冤情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就將如何?#26085;?#33993;,她如何說以身相報,後來又如?#20301;?#32004;嫁了何承歡,何承歡又要章蓉下毒手的事,一五一十的說了詳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包公聽完之後,沈吟半?#21361;骸?#31456;蓉這個女子,的確悔約寒?#32781;?#20294;你前生是頭驢子,主人要殺你,也不過份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濃鬍子大漢抬頭?#39608;?#20154;道包拯鐵面無私…但…你竟幫人不?#20599;?#29702;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包公失色?#39608;?#23567;毛,你想本府怎樣做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又叩了響頭?#39608;?#23567;的希望大人能架起我這張驢皮,再傳召章蓉來開封,問個明白,我…自有辦法吐了這口怨氣!」他說完,身子一滾,變回驢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包公醒轉過來,呆然見地上有張新鮮的驢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龍、趙虎摸過皮的?#20303;?#38754;後回報?#39608;高@驢皮是剛割下不久,上面的石灰還未乾透哩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包公大奇?#39608;?#39522;皮告主,倒算奇聞…」他下令張龍、趙虎,明早?#20599;?#20309;家,將何承歡、章蓉?#26085;?#21040;府衙問過究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這夜憂心忡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天明時份,何家家丁來報?#39608;?#26152;天從驢屍身上割下的那張驢皮,用石灰醃了,晾在竹上,但…昨夜那…驢皮竟…不見了!?#25296;?#33993;怕得在承歡懷中抖顫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未到中午,開封府「旗牌」張龍?#20599;?#20309;府?#39608;?#21253;大人要章蓉、何承歡二人到衙門一?#21127;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始終做了虧心事,不想到府衙,但承歡就安慰她?#39608;?#27515;了頭畜牲,算得了什麼呢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兩人在家人陪同下,來到包公跟前。在衙門內,?#35980;?#24050;將驢皮架起。章蓉不敢正視驢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包公一拍「驚堂木」?#39608;?#31456;蓉,這張驢皮告你寒盟背約,你有什麼話說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死口不認?#39608;?#39522;子怎能作人言?這根本是無稽之談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一點也不提尋親遇盜的事,只是數驢子發狂之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見無對證,謊話越講越起勁?#39608;高@頭驢子可能中了邪,多番嚇驚奴婢的夫婿,我…我不能不殺它!」包公望了望驢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說也奇怪,此時府?#29467;?#30340;天空突然烏雲四布,一如初更夜晚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陣怪風揚起,吹得驢皮「立、立」作響,好不嚇人。章蓉嚇得連連後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驢皮如風帆?#39057;?#24373;起,似乎張成人面狀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章蓉!假如你認為無愧天理,敢不敢摸摸這張驢皮?#20426;?#19981;知從哪傳來陰惻惻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不敢摸驢皮。包公一拍驚堂木?#39608;?#31456;蓉,你是否誣蔑救過你的毛驢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硬著頭皮?#39608;?#27794;?#26657;?#25105;就摸摸驢皮!」她走上前,伸手觸碰著驢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?#24178;場?#30340;一聲,那驢皮突然從架上脫落,它像幅大布一樣,一卷就捲著章蓉的身軀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驢皮捲得很緊,只露出章蓉的頭?#20426;?#30526;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2919;?#21629;…小毛…是我錯了…我該死…我不應當害你…?#25296;?#33993;哭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驢皮裹著她的身子,突然馭空而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大?#26657;骸?#23064;子!」他伸手去抓,只抓得她一隻繡花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驢皮向天直衝,像風箏又像大麻鷹一樣,片刻就沒有蹤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不敢了…」半空傳來章?#35998;K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事後,包公派人搜索,但無發現,章蓉從此失了蹤,而驢皮亦不知去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何承歡後來續娶了一位姓方的姑娘,他終生無子女!

                  ~終~

                  序:做人不可許下永諾,因為未必可以一一實現,不過,有時人到危急關頭,?#33151;?#20309;事都答應,但危險一過,就會將承諾拋諸腦後,文中的婦人得到驢子相救後但踐諾,還恩將仇報,於是就出現了以下匪夷所思的事情…。(一)

                  古道西風,一個廿六、七歲,身穿孝服的婦人,騎著頭驢子,踟躅前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蹙著眉心,一面憂鬱,但可以看得出她還是很俏麗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毛...」她拍拍驢背?#39608;?#29241;去世後,就只有你陪我了…假如此去開封,找不到大伯...恐怕...」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欲哭無淚表情,更令人憐愛,而她胯下的毛驢,就像懂得婦人所?#28020;⒌偷偷?#22070;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毛,你是我知音...」她拍著驢頭?#39608;?#24555;點走吧,天快黑了!」就在這時,一支響箭直射在樹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花容失色?#39608;?#26377;響馬!」馬啼聲很快就出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有誰可以救我?#20426;?#23142;人失聲?#39608;?#25105;…我一定以身相許!」但,四野寂寂,人影杳杳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驢子似乎知道危險,它掉轉頭,就馱著婦人快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驢子的腳力怎及馬匹!三騎快馬從後趕至,一伸手就抱起婦人,硬生生摟到懷?#2665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!香噴噴的小娘子!」抓著婦人的大漢,乘勢就抓落她的胸脯上?#39608;?#22057;!好大好軟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你…」婦人一隻奶子被他抓著,自然是又氣又急?#39608;?#22909;漢…你放了奴婢吧…奴婢沒有錢!」那大漢又在她粉臉上香了一口?#39608;?#27794;有錢?那就留下來做押寨夫人!」「不!」婦人死命掙紮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大漢一手執疆繩,一?#32622;?#25423;,加上婦人的皮膚滑,他一時抓不?#21361;?#37027;婦人就從馬背上跌下!她雖然衣裙不整,足踝扭傷,但仍拚命前奔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好!老子就和你來一幕野戰哦!」大漢拉停了馬,跳了下地?#39608;?#32769;二、老三,我胡老大先樂一樂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好!好!」其餘兩漢「哈、哈」大笑?#39608;?#32769;大餓了這麼久,這小娘子有難啦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胡老大,不要未入門就『流』出來呀!」婦人雖然腳痛,但仍拐著拐著?#23490;埽?#32972;後?#21290;?#30340;大漢一邊走一邊放下佩刀?#39608;?#20358;,我們洞房!」婦人剛好走到稍平的草坪上,就被大漢一把抓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4178;場?#27801;」婦人的衣裙始扯開,露出肚兜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探手?#33151;?#20839;,一手捏著她一隻奶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的乳房不算小,他的手掌雖大,但未能滿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情急下,俯頭就用嘴咬他的手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唷,你要耍花槍?#20426;?#22823;漢從靴筒一?#21361;?#25300;出匕首就舐著她心口?#39608;?#20320;再動,老子就把你的奶子切了下來!」他的?#37117;?#27491;好碰到她的奶頂,婦人的奶頭及乳暈很大,?#37117;?#35320;到嫩肉,她抵抗力馬上減弱!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一抓,將她的裙扯開,露出白白的肉及兩條肉光緻緻的粉腿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嘩!真是?#20219;錚 ?#20182;看得眼也凸了,口水也淌出來,滴到她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匕首一揮,割斷她的胸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!啊!」婦人鳴咽哭出來,她雙奶圓而大,奶頭似紅棗大粒,她伸?#32844;?#33879;自己雙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眼睜得更大,他扔下匕首,就一撕,將婦人的褻?#20262;?#30772;!她的牝戶也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兩片紫紅的肉,上面的毛髮不多!

                  她不能用手去掩下體,因為一縮手,乳房就露了出來,婦人哭著,雙腿緊並,想遮住牝戶的肉縫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媽的!老子三個月不知肉味了!」胡老大一撲就壓著她,他雙手分開她按著乳房的手掌,跟著一低頭就含著她的一顆乳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不…啊…啊…」婦人掙紮。但這一來反而弄得她更難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的嘴角是有鬍鬚的,嘴巴又咬著她的奶頭在啜,婦人掙紮著,雙乳搖動,乳暈的嫩肉,恰巧擦在他未剃乾淨的鬍鬚腳上,這樣,弄得她又痛?#32844;W,忍不住的呻吟起來?#39608;?#21834;…哎啊…不要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力大,他咬著她的一顆乳頭狂啜,一手就用力抓著一個奶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用的力很?#20572;?#30452;抓到奶子扭曲變?#20572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起初是扭身掙紮,但到後來,?#21568;?#27683;力不支,她的奶頭被啜吮了一盞茶的時間後,已發硬凸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騷貨…」胡老大仍很衝動?#39608;?#32102;我聞聞你下邊的味道。」他放開咬著她奶頭的嘴,一俯頭就伏到她腰肢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啊…」婦人的大腿給他?#24773;_,他的鼻子就湊到她的牝戶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的鼻大,一聞就將鼻尖擠進陰唇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又急?#20013;撸?#38617;腿一夾,剛好夾著胡老大的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騷貨的牝戶不臭!」胡老大的?#24378;?#28145;深的索了幾下?#39608;高€有點香!」他將?#24378;?#38013;了鑽,還想深入一點去聞。但婦人雙腿夾著他的頭,令他不能再深入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媽的!」他一怒,就左右抓著她的足踝,將她的腿左、右分開!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「嚶」的叫一聲,面頰變得紅又紅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她陰唇大張,整個牝戶都「揚」了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哮!真紅潤!」胡老大眼定定的望著她的私處,「嘖、嘖」讚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將她的身一提,這可將頭湊近一點,可以清晰的細看她屄形狀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這禽獸…你殺了我吧…」婦人大罵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胡老大一點也不惱火,他只是眼定定的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喔…噢…啊…」婦人突然?#32844;?#21448;叫起來,這叫聲帶點急怒!
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胡老大看得兩看,忍不住伸出右手中指,去挖她的肉洞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中指一塞,剛好全插進肉洞,還左、右撩撥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的中指有指甲,這左刮右撩,自然弄得婦人肉洞內的嫩肉疼痛萬分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噢…」她腰肢不停的扭,想掙甩胡老大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老粗伸長手指挖了挖,多少挖到些淫汁,胡老大將手指放到鼻子前閒了聞?#39608;?#30495;香,我受不了!」他解開自己褲子,掀高衣服下擺,掏出一根紫黑色的陽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娘子,來,看看?#19994;?#23542;貝!」胡老大淫笑,他握著自己已斜?#24517;Q起的陽物?#39608;?#25105;一定搗得你欲仙欲死的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閉眼不看,口中不所咒罵?#39608;?#28139;賊,你毀人貞節…你不得好死!」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露出屁股,一下子就壓落婦人身上,他雙手搓弄著她的肉球,陽具就在她小腹上揩來揩去,想向肉洞挺入!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趴在婦人身上,看不到背後情況,就在這時,草叢走出一個龐然大物!那是婦人騎的驢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它點地無聲,兩前足抬?#25784;?#23601;踏落胡老大的後腦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胡老大握著自己的陽?#25784;?#27491;想塞入那紅彤彤的肉洞?#39608;?#25105;來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但突然他腦後產生一陣劇痛,胡老大來不及回頭,?#21568;?#34987;驢子兩足踏?#26657;?#20182;雙眼凸出,口、?#24688;?#32819;都噴出血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頭驢子少說也有數百斤,它雙足「砰、砰」的踏了兩腳,將胡老大的腦殼踏碎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下突襲來得?#26044;?#28961;聲,婦人張眼見胡老大?#20599;?#19968;旁,?#21568;?#27683;絕,自是喜出望外。她顧不得赤身裸體,急忙站起,而那頭驢子亦像通靈一樣,目不轉眼望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毛…我們快?#25784; ?#23142;人攀上驢背,伏在它的頸上?#39608;?#38748;點…快走…」那驢子邁開大步,真的往山路跑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蹄聲「的答、的答」自然驚動了佇候在不遠處拉馬等胡老大的兩個大漢!

                  「胡老大!」兩漢馬上搶入草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見胡老大趴在地上,後腦開花,露出屁股,那陽具不偏不?#26657;?#21371;插進了一但泥洞內!

                  「那?#25293;?#27578;了胡老大!」兩漢拔出鋼刀?#39608;高@騷貨不想活了!咱們捉著她,就一人樂一?#21361; 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他們飛上馬背,就巡著蹄聲直追,馬的腳力遠比驢子快,那毛驢跑了半里,背後馬蹄聲傳來,婦人摟著驢頭?#39608;?#23567;毛,快跑,讓惡人追上了,我倆難活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毛驢像有靈性性,只是如飛的?#23490;埽?#20687;馬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兩漢見追不及,亦怒從心起,一人收刀拔出弓箭?#39608;?#31561;我一箭射死這頭畜生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勾弓拉筋,就瞄著毛驢的後腿,「吱」的一箭直射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毛驢似乎知兩惡漢要傷它,它用力一蹬,身子跳起,但箭矢來得其?#20572;?#27874;」的一聲,仍插入它屁股上!

                  驢子負痛,仍往前?#25784;?#20294;終不支倒地!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被拋下驢背,她赤著足,拚命前奔?#39608;妇?#21629;,強盜殺人啦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兩騎馬追近,其中一個大漢獰笑著?#39608;?#20320;這?#25293;?#25954;殺我們兄弟!」他用刀柄一敲,正中婦人頭顱,她悶哼了一聲,暈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兩個大漢跳下馬,抱起了婦人。(二)

                  「張老三,你要不要來?#20426;?#20182;一?#32622;?#33853;婦人的奶子上?#39608;高@騷貨細皮白肉,殺?#35828;?#28010;費!」?#24178;?#32769;二,不如先綁起這?#25293;錚?#20813;她再殺我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對!」張老三用力將婦人的衣衫再割下來,搓成布條形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沈老二就在地上釘了幾支大樹枝,深入泥內,兩人將婦人「大」?#20013;?#30340;固定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已呈半裸,兩隻乳房外露,下體牝戶張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@?#25293;?#23620;生得低,相信一定很騷!?#32929;?#32769;二望著她的胴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老三似乎對女性興趣不大?#39608;?#20474;對?#25293;錚?#27794;有興趣,咱們又不是採花,你要來,我在外邊等你好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望了幾望,淫心大起,他點了點頭?#39608;?#22909;!我就試試!」他解下褲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老三牽著馬,走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握者陽物,先在那婦人面上射尿!

                  ?#24178;場?#27801;」尿撒往她口臉上,將她澆得醒轉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哈…?#32929;?#32769;二握著陽具獰笑?#39608;?#20320;醒了,看看老子的雞巴大不大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「噢」了一聲,她閉眼不敢看沈老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脫下褲子,壓上她身上,他那雙粗大的手掌,大力的搓捏著她的雙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咬著下唇,不吭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的陽具在她的小腹上揩來揩去,又伸去摸她的陰唇、挖她的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「鳴、嗚」地抽嚥著,她激?#21448;?#38555;,自然沒有淫汁流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啜了?#21331;?#22902;子?#39608;?#23229;的,剛才一時情急,尿都射到你面上去,浪費了,現在半點尿也沒?#26657;?#19981;然,在你陰道再撒泡尿,也可方便我搗死你這騷貨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垂下頭來,就朝她的牝戶吐了些一口水,再用手指糊開了!

                  那婦人的陰道果然有些濕潤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那陽具仍未全硬,他蹲坐在婦人的身體上,將陰莖壓在她乳溝下,將?#21069;?#30828;的陽物,在她的乳溝揩來揩去,就像是磨劍一樣!

                  那婦人只是鳴咽,她逃過了胡老大的毒手,看來逃下過沈老二的淫辱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的奶子怎麼松泡泡的!?#32929;?#32769;二又將龜頭抵在她的奶頭上!

                  那龜頭和乳頭同是嫩肉,沈老二撩得兩撩,產生不少快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但婦人的奶頭仍?#21069;?#38519;的,不過,沈老二的陽物就?#21568;?#26114;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騷貨子!大爺給你好東西!」他猙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呸!」婦人一口口水就往上吐,正好吐上他的面?#39608;?#20320;乾脆殺了我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!?#32929;?#32769;二用手抹了抹面上的口涎?#39608;?#25105;淫完你,再把你賣到附近的農村去,起碼值幾兩銀子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又用手探她的肉洞?#39608;?#23229;的!還是乾巴?#20599;模?#22909;,弄點『水』出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拾起扔在遠處一柄匕首,用手拈著刀身倒持著,就用刀柄去撩婦人的牝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刀柄起碼三寸多長,上面纏有布,比男人的肉棍還粗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用刀柄頭撩得兩撩,已插了寸許,那婦人痛得裂牙張齒,但就是不叫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真好玩!?#32929;?#32769;二又將刀柄再深入半寸,婦人終於呻吟起來?#39608;?#21710;…哎喲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叫了!?#32929;?#32769;二大喜?#39608;高@肉洞開了『竅?#21804;?#31561;一會就更順滑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刀柄硬插進去,那牝戶自然的?#32622;?#20986;淫汁來,那肉洞已濕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?#21487;?#19979;去,那肉棍兒就是一挺!

                  「鳴…啊…」婦人哀叫起來,她終於貞節不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的肉棍插進了一半後,再用腰力一挺!整支肉棍兒?#33151;?#36914;牝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真爽…?#32929;?#32769;二連連的快頂了幾下,那肉棍頭在肉洞內左衝右突!

                  他是久曠,一點也不憐香惜玉,連連的就插了數十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女只覺下體又熱?#32844;W!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這?#25293;鎩?#24819;不到…下邊…還這麼緊…?#32929;?#32769;二拉出陽具來看,只見龜頭濕淋淋的,沾了不少淫汁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「?#24688;⒑恰?#30340;笑著,又連連插了卅多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畢竟是?#36947;?#31895;,只顧自己快活,毫不理婦人如刀割的感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挺多幾下,喉中突然怪?#26657;骸?#22114;…噢…來了…噢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跟著陽具就連連抽搐,那婦人只感到一陣陣熱流噴入花心內,她眼淚直流,口中咒罵?#39608;?#20320;這殺千刀的山賊,有本事就一刀把我殺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的陽具軟了,滑回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站起綁回褲帶?#39608;?#25105;不會殺你,天快黑了,蛇蟲鼠蟻都會爬出來,等一會,等娛?#23490;?#36914;你那洞洞,咬得你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沈老二一邊狂笑,一邊拾回他的兵器?#39608;?#24373;老三,咱們?#20173;?#20102;老大,明日再來看艷屍!」馬蹄聲揚起,兩人三騎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被綁在地,自是叫苦?#39608;?#37027;粗漢果真要我受蛇、蟲之咬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她不禁毛骨慄然?#39608;妇?#21629;!救命呀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沈老二射在她牝內的穢液,有不少?#21568;?#20498;流而出,滑潺潺的流在大腿兩側及地上。這穢液有陣?#24863;?#33261;」味道,人聞了?#21815;?#21050;?#24688;梗?#20294;蟲蟻聞到,倒是大?#20572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被綁不能動,下體又大張,難怪她連連叫苦了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假如真的有蟲鑽進去…」她不禁冷汗直冒,拚命掙紮?#39608;妇?#21629;!」就在這時,已有三、五隻螞蟻爬上她大腿上,婦人哭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人就是怕蛇、蟲這類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,這時又有蹄聲響起!一拐一拐而來的,是那頭驢子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毛!」婦人像見了救星一樣?#39608;?#24555;救我!」

                  那驢子像通靈?#39057;模?#36208;到她身旁,垂下頭來就咬綁著她手腕的繩!

                  那繩是撕下婦人的衣服造成,雖多捆了幾層,咬得幾下,就斷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婦人的手一自由,就伸到胯下,先掃走身上的蟻,再?#32654;K絮,抹乾淨了下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驢子屁股仍插有一箭,婦人雙手一?#21361;?#25300;出箭頭?#39608;?#23567;毛!沒有你…我…我章蓉都下知…能否活過今晚!」她摟著驢頸「嗚、嗚」的哭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驢子伸長舌頭,在她臉上舐了舐,它屁股中了一箭,幸未傷及筋絡,雖流了一點血,仍然可?#25784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哭了一頓左右,她怕沈老二等山賊會再來,急忙將破衣、破褲穿回身上,然後牽著驢子,往開封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陽下山前,章蓉幸好?#19994;?#19968;戶山間人家,瑟縮在屋後柴房渡過一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戶人家見她是女流,倒肯發善心,並給了她一件破衣穿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宿無話,翌晨,章蓉騎著傷驢,就望開封而來,逐漸近城,逐漸人?#21815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雖身上破爛,但人悄麗、嬌美,倒也有人留意她兩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向人問路,就往城南的「章府」而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府是秀才府,章老爺叫三?#20445;业?#20134;自中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伯父!?#25296;?#33993;見到章三?#26412;?#25778;入她懷裡?#32431;蕖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蓉兒!」三槐亦很激動?#39608;?#25105;接到信,知你父、娘親?#23665;?#32763;舟溺死,真不幸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執著她的衣袖?#39608;?#20358;!告訴伯父,你怎麼走來的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於是講她和毛驢前來的經過,她有述及路上遇到強盜,但就沒有講沈老二強姦她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@頭驢子倒肯護主,就把它寄養在馬欄吧!?#25296;?#19977;槐又連連歎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又吩咐家人預備熱水給章蓉洗澡。章蓉浸在浴桶內,連連用手洗擦牝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想到沈老二用刀柄插她牝戶的一幕,心仍有餘悸,於是用力一撕,將一大撮陰毛扯了下來。?#39640;@事不能宣揚…」她很快就冷靜下來?#39608;?#20551;如有人知道,我這輩子?#22270;?#19981;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頭驢子外,是沒有人知道?#19994;?#20107;,那山賊不知我是誰,只有小毛…「章蓉似乎想到甚麼?#39057;模骸?#25105;應承過嫁它,但它不過是頭驢,這?#24773;_玩笑,作不得準的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蹲在浴桶內,泡浸著身體,水將她兩乳浮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望著自己的細皮白肉?#39608;?#29241;以前下許我嫁梁兄,誤了多年,現在,我終於可以找戶人家,不過…我一早已不是處子之身,這秘密…一定要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想過一個念頭?#39608;?#23567;毛!對不起,不要怪我心狠,我留你不能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洗乾淨身子,站了起來。「我下體?#21568;?#24674;?#33151;?#24120;,看不出曾遭人蹂躪!」她望著著自己的胴體,心又有綺念?#39608;?#25105;要一個男人,真的男人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昨夜沈老二雖然「?#26044;?#30701;」,但她卻有一份異樣的回味!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峙,戶外突然出現了一個黑影,那影子,不像是人類!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嚇了一跳,那是驢子小毛!

                  「畜牲,你跑到這裡來幹嗎?#20426;拐?#19977;槐和家丁叱喝著,跟著是驢子嘶?#26657;?#30070;眾人拉走它時,它發出憤怒的叫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晚,章?#21269;l了一個很奇怪的夢,她夢見自己一絲不掛躺在繡榻上,她慾火如焚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搓著自己的乳房,她用手指拈著兩粒奶頭,輕輕的捏?#39608;?#21834;…噢…呀…」那兩粒軟而凹陷的蓓蕾,慢慢凸起、發硬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的呼吸急促起來,她希望有男人來捏她的奶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的乳頭從她指縫中凸了出來,她大力的搓著自己的乳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兩隻又大?#32844;祝?#36899;藍色筋脈都清晰可見的奶子,被她自己搓得滿是淡紅的指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不覺得「痛」,她只覺得空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屄微張,像有蟲蟻爬進她牝戶內,輕輕咬她?#39057;模?#20196;她十分痕癢,章蓉身子在床上典來典去,光是摸、捏乳房?#21568;?#19981;能「消癢」。(三)

                  她雙手垂到小腹下,輕撫著自己的陰唇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的手指捏開了陰毛,輕輕地按在嫩肉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陰道和陰唇開始濕潤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覺得更加痕了,這種痕癢是由心內發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…哎…如果有男人,多好…」她輕叫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的手?#21106;?#39019;的?#24773;_陰唇,按在陰核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啊…?#25296;?#33993;的手指碰到凸起的陰核時,像按下痕穴一樣,她渾身抖顫?#39608;?#21710;…哎…哎…」她停了一下,又再摸落陰核上。牝戶內的淫汁,源源的流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一個翻身,將身子趴在蓆上,她將牝戶緊貼著蓆面,慢慢地揩磨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呀…」她額角冒出?#24618;欏?#25105;要…我…要…」她越磨越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貼在蓆面的牝戶給粗糙的草蓆擦過,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感受到自己牝戶流出來的淫汁,飛濺到草蓆上;還?#26657;?#22905;牝戶上的陰毛刺進草蓆上的空隙處,在揩磨時,那些柔毛折斷了,一根根卡在草蓆的縫隙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啊…男人…?#25296;?#33993;呻吟著?#39608;?#25105;要男人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的牝戶擦在草蓆上久了,有點浮腫起來,而沁出的淫汁,沁在蓆上,令她每下的磨?#31890;?#37117;發出「吱、吱」聲。章蓉抓著草蓆,不斷的磨…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房中突然多了一個大漢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站在床邊,?#34174;p著她「磨」,他嘴角泛出微笑,大漢滿嘴鬍鬚,相貌魁?#21815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伏在蓆上,當然看不到床邊站著人,她遠是上下左?#19994;?#30952;著?#39608;?#21834;…有男人,就好了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她香汗淋漓時,大漢的手就摸落她滑溜溜的背脊上?#39608;?#31456;蓉,我來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!?#25296;?#33993;聽到男人聲音,嚇了一跳,她不?#19968;?#36942;身子來,但就停止了「磨」草蓆?#39608;?#20320;是誰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不認得我?我是小毛!」大漢坐在?#25165;希?#20841;手將她的身子翻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要…我要叫了!?#25296;?#33993;急起來,但她渾身乏力?#39057;模?#22823;漢一扳,就把她扳成仰面朝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!」她尖叫一聲,雙手掩著奶子前?#35828;男?#32005;兩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她忘了下體,那晶瑩的牝戶?#33151;?#29694;在他眼前。大漢?#20599;?#20463;頭,嘴巴就吻往她牝戶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啊…!」她輕叫起來,雙手一垂,就扯著他的頭巾,整個人抖顫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唇,吻在她濕滑的陰唇上,他嘴角的鬍子,就刺入她紅紅的嫩肉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喔…痛…不…不要…太髒了…?#25296;?#33993;想將腿緊並,但大漢就?#24773;_她的腿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吮著她的牝戶,她只覺得一股熱氣,從他的嘴噴入她花心深處,跟著她的陰核隨著他的吸氣,牽引到他口唇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…哎呀…」她的手肉緊的按著他的頭,她已渾忘了羞恥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鬍鬚刺著她的「熱唇」,章蓉的淫汁有如潮水?#39057;?#28263;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鬍子沾上她的淫汁,那些「白泡?#21476;?#24471;他滿嘴都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差一點暈了,她從來沒?#24615;?#36942;這種「極樂」,她十趾張開,腰肢弓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…你…」她喘著氣?#39608;?#20320;究竟是誰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是小毛!」他抬起頭來,他雖然不英俊,眼大臉長,但章蓉始終記不起他,不過她又覺得他很面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慢慢爬上?#26597;劍?#23559;身子座落章蓉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雖然他有穿衣服,但她似乎感覺到他的雄偉?#39608;?#22114;…你…啊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一俯頭就含著她一顆奶頂,?#20146;彀偷?#39693;子就擦在章蓉的乳暈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懟?#19981;要…啊…」她似乎渾身乏力,他一啜一放的,令她死去活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一邊咬啜著她的乳頭,一邊解自己的衣服,章蓉眉絲細眼,看著他赤裸上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十分健碩,皮膚是古銅色的,心口還有很多彎曲的黑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用心口壓著她的胸脯,她兩團肉球,被他壓得扁扁的,向兩旁擠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胸前的黑毛,擦在她奶頭上,似毛筆掃往她最幼嫩的地方,她兩眼翻白,不斷的喘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,你終於屬於我了!」大漢垂手解自己的褲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?#21269;?#38281;上眼,她望著床頭的蚊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的胯下?#20146;?#29105;的,那根東西似乎很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陽具?#21568;?#30332;硬、昂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話兒足足有一尺長,像嬰兒臂?#39057;?#3189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只覺得有根大東西在她下腹上揩來揩去,那不像普通人的性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有點愕然的張開眼?#39608;?#21834;!這是什麼?我…我不要…那…那會死的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的東西巨而粗,十分駭人,章蓉雖然下體濕潤,但是要納入這麼巨大的東西,她抖顫了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…我,我會輕輕的…」大漢柔聲,他提著她的足踝,將她的腿分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!不!?#25296;?#33993;用手掩著牝戶?#39608;?#25105;會死的…那…那太大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執著她的手?#39608;?#23064;子,你不要怕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搖頭嘶?#26657;骸?#19981;要…不要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但大漢怎容她躲縮,他的?#27801;?#38263;巨棍就朝她的肉洞一挺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呀…呀…?#25296;?#33993;只覺撕心裂肺的劇痛,她慘叫起來…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醒轉過來,她張眼一望,虯髯大漢沒有了,她身上的衣服還是好好的——她原來發了一個噩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渾身是汗,連胸兜都濕了,她摸摸自己下體,那裡還安好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毛…」她喃喃自語起來?#39608;?#25105;一定要打發了他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摸了摸自己的牝戶,還有餘悸。

                  翌晨,章三愧一早就來看章蓉,他對侄女噓寒問暖?#39608;?#33993;兒,伯父有一個學生叫何承歡,今年二十五,尚未成婚,你現在是獨自一人,伯父打算將你許配他,這可以了我一宗心事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臉一紅,她垂下頭來?#39608;浮?#20219;憑伯父作主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摸了摸下頷的長鬍子?#39608;?#31561;一會,伯?#22919;?#21483;承歡來府,你姑且躲在簾後,偷偷看看未來的夫婿,假如你滿意的話,伯?#22919;?#30433;早為他主婚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點了點頭。這天下午,何承歡就過府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長得斯文白淨,倒是文弱書生的模樣,但一面秀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在簾後看了,芳心暗喜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跟著請章蓉出來和承歡見面,正是一個騷?#25293;錚?#19968;個脂粉郎,兩人?#25239;?#19968;相接,雙方都有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「哈、哈」大笑,就擇定月?#24067;?#26085;,安排承歡迎娶章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見到承歡俊悄,亦慶幸終得俏郎君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章蓉有兩點隱憂,第一是宵來「小毛」的綺夢,第二是她不是處女之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整天苦思解決的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天,章三槐來見她?#39608;?#33993;兒,救你一命的驢子,近日不肯食草,還用腿亂?#25784;?#20320;要不要去看看它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榣了搖頭?#39608;?#19968;匹畜牲,與我何干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正色?#39608;?#23427;雖是驢子,但護主有功,你還是看看它?#23481;^好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拗伯父不過,只好來到馬欄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驢子見到章蓉,嘶叫甚是歡欣,還想衝出馬欄,但章蓉一臉?#25937;弧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蓉兒,過去撫撫小毛吧!?#25296;?#19977;槐推了推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淡然的走過去,毛驢竟然伸長舌頭去舐她的粉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討厭!?#25296;?#33993;被它舐了一口,有點不高興,轉身就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驢子發出嘶聲,似千般無奈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?#21269;?#19979;來,再沒有到馬欄,她忙於準備婚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想到扮「處女」的方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選擇了草魚的魚鰾,那是個氣泡樣的東西,中間空的,她將魚血滴在魚鰾內,然後塞入自己的牝戶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只要何郎搗破魚鰾,那氣泡內的血就會滲出。?#39640;@樣就無人知道我?#21568;?#22833;身啦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想了很多?#21361;?#22987;終認為這方法最好!

                  但魚鰾一刺穿就洩氣,而且不耐久放,章蓉美其名是下廚,但目的是要把魚血滴入魚鰾內,又不致將魚鰾弄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試過用針挑穿小孔,再用燈蕊點魚血滴入泡內,起初是失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唉!還有三天就是佳期,我怎麼辦?#20426;拐?#33993;有點心焦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躺在床上,不期然又模著自己的牝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@肉洞人人都迷,但就是沒有辦法再變成閨女!」她嘗試將魚鰾塞入牝戶內,有時成功,但亦有失敗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失敗了,她用筷子伸到陰道內,將魚鰾「夾」回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鰾破了,很易夾出。章蓉將牝戶弄得血淋淋,滿是血和魚?#20219;丁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成,假如有魚?#20219;叮?#20309;郎會起疑的!」她又試過將花紅粉灌入牝戶內,這樣當淫汁流出時,混和了花紅粉,?#33151;?#27969;出處女血?#39057;摹#?#22235;)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成,顏色大淡了,不像鮮血!?#25296;?#33993;望著牝戶,流出一大灘淺紅的淫汁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而且,破瓜流出的血,哪有這麼多!」她望著肉洞發怔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容立定了主意,將魚鰾塞進屄?#39608;?#21482;要不弄穿這小泡,我一定可以成功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雖然奇怪,近期章蓉頻食草魚,但他想不到是章蓉的實驗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對章蓉是疼愛萬分的,預備了豐厚的嫁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終於成功了!

                  她發現在側邊穿魚鰾,那泡很快就洩氣,但在魚鰾頂弄穿小洞,把魚鰾扭著,那麼氣就不易外洩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用燈蕊滴了十來滴血入魚鰾,然後用線將魚鰾頂紮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成功了!」她樂得笑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躺仁床上,將腿大?#20013;?#30340;張開,然後慢慢將魚鰾塞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每下動作都小心翼翼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將那魚鰾塞進牝戶後,下體自然有股魚?#20219;叮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她慢滿?#25784;?#34030;步姍姍,生怕行大步,兩腿夾得太緊,弄破了體內的魚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工於心計,命婢女插了些?#20498;?#33457;來,將花瓣撕了下來,搗碎,將汁液搽在她的陰唇上,倒算辟除了魚?#20219;丁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翌晨,何承歡就預備花轎來接章蓉,她扮得香噴噴的,由章三槐送出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蓉兒留下一頭毛驢,稍後將它?#33151;?#20309;家,當是她的嫁妝也好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亦覺得這頭驢子很怪,不肯食飼?#24076;?#20037;不久就悲嘶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出嫁,驢子似乎憤憤不平,更加消瘦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在何?#37326;?#20102;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一拜天地,再拜高堂,夫妻交拜,?#33151;?#27934;房!?#22993;?#20154;唱完諾,章蓉就被送進入新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內心緊張得很,怕的是魚鰾在體內破裂。章蓉兩腿分開,坐在床沿,一顆心是在「砰、砰」亂跳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何承歡內心就歡喜得很,他娶到美貌的章蓉,就像拾到金子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,請寬衣吧!」他首先脫下自己的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,你好美…」他一摟,就摟著章蓉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模捏著她的乳房,用手指撩撥她的奶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啊…?#25296;?#33993;在他耳邊呻吟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…你握著?#19994;?#21629;根搖搖看?#20426;?#25215;歡觸摸著溫柔,下體馬上亦發硬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…妾身不敢…?#25296;?#33993;嬌叫起來,她只是大力的摟著承歡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自?#22909;?#19979;褲子,?#26597;?#19978;多了兩條肉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的肉棍子雖然昂起發硬,但本錢就和他英俊的外貌不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揩、碰的觸?#26657;?#31456;蓉估計他那話兒不到四寸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且,棍身是幼長而瘦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像把玩珍品一樣,他除了吻章蓉外,嘴巴就像貪嘴的嬰兒,含著她的奶頭在啜?#24688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他平日是有往外召?#35828;模?#24202;上調情的功夫自然純熟得很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除了啜奶之外,還用牙齒輕輕咬著乳頭,然後伸出舌尖去撩奶頭上的小洞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裡本是泌奶的口,但承歡用嘴封著撩得雨撩,草蓉?#21568;?#30332;軟…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…哎…你要奴奴的命了…」她皺著眉,兩腿緊箍著他的腰?#39608;?#30456;公,啊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呻吟,他更起勁了!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嘴幾乎想將她奶頭的皮都啜甩下來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跟著,他的舌頭舐過她的臍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要…相公…?#25296;?#33993;知道自己事,他的口唇如果埋在她牝戶上時,多少會聞到魚?#20219;丁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她小腹抬起,用牝戶擦向承歡的龜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那話兒被陰毛所揩?#31890;前W癢的感受令他暴力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握著肉棍子,狠狠的就朝她的肉洞一挺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呀…痛…痛…?#25296;?#33993;?#20037;?#23308;呼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知道破瓜之時,十個女仔九個是叫痛的,何況,他的陽具瘦長,十足十毛筆插進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喲…」她雙手抓著承歡的肩,腰肢再用力向上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相信,理在牝戶的魚鰾,?#21568;?#34987;他頂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那魚鰾隨著他的龜頭,滑入她子宮頭旁,她?#32769;?#24863;到,有液體從她體內流出,經過大腿內側,然後淌往床上的子孫帕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呻吟,她激動濺淚。章蓉是因為狡計得逞而流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承歡看見她粉臉的淚痕,還以為她因失去初夜而哭泣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柔聲問?#39608;?#23064;子…我弄痛你沒?#26657;俊?#36319;著,將衝刺的力度減慢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?#21269;?#34389;女扮得很辛苦,他?#24597;?#20102;抽插,反而令到她有不湯不水之?#26657;?#22905;不敢扭動腰肢或拋起屁股來迎湊,生怕自己醜態一露,就讓何承歡看出破綻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只是紅著眼、淚汪汪,兩腿緊並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吻了吻她面上的淚痕,然後托起她的大腿又狠狠的抽插了百多下,她只是喘著氣,不時「噢…喔…喔…」的呻吟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雖感到她牝戶略鬆,但美色當前,?#30452;?#22905;一面淚痕所騙,於是又狂亂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喔…呀…?#25296;?#33993;似乎不勝抽插,她頭擺來擺去,胸前雙丸,隨著左搖?#19968;巍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看著她兩個奶在左?#19968;?#21205;,心中不禁一樂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雙手一抓,抓著她雙乳,大力的扭動那兩團軟淋淋的滑肉,跟著又挺了十多下。承歡這時只感到一陣甜?#24120;?#20182;打了幾個冷顫…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啊…娘子…為夫…沒有了…」承歡一趴就趴落章蓉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體內的魚鰾雖然破了,但卻蒙在子宮頸附近,她感受不到熱流燙上花心的快?#26657;?#20182;的陽具在她牝戶內慢慢縮小、軟化、滑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很工於心計,她知道承歡的龜頭一定沾上魚?#20219;叮?#20551;如不將味道除去,她苦心安排的一切就功虧一簣,她突然迅速的轉身,就趴在承歡小腹下,張開小嘴就含著那根軟綿綿的肉莖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你…」承歡樂得雙足直蹬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嗚…」她含著那粘糊糊的肉莖,將那吮得一乾二淨的。他享受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的舉動雖然奇怪,但他看到?#26597;?#19978;的黃?#31890;?#35211;有兩點瘀紅的鮮血,心裡就沒有想到其他?#39608;?#23064;子,你真好…我要尿了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張開嘴?#39608;?#30456;公!你以後就是我夫君,你就放往妾身嘴內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再吮多兩口,承歡忍不住,就真的在她嘴內撒上一大泡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好個章蓉,眉也不皺,就將它全吞進肚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感動得很,一把摟著她?#39608;?#22909;娘子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抹了抹臉上的淚痕,她跟著要做的,是取出牝戶內的魚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再不取出,牝戶就有惡臭的?#20219;叮?#35201;想遮掩也遮不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跟著爬起身?#39608;?#30456;公,我也要小解,順便洗洗牝戶…」她裝著嬌羞的樣子,令何承歡有些意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望著她的肥屁股走下床,穿上袍子,走出房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是叫婢女給她預備熱湯,她希望用水沖出牝戶內的魚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婢女燒好一大桶水,她就爬進浴桶,開始洗下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她想不到何承歡會偷窺的,原來何承歡躺往床上良久,不禁想到?#39608;?#20197;前唐明皇偷窺楊貴妃出浴,我何不學學這風流的勾當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輕手輕腳走到房的另一廂,就見到浸在浴桶內的章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身子浸在桶內,只看到她雙手在擺動,似乎是在洗下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呀…」她手?#24178;?#36914;陰道去挖,想將魚鰾挖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面是微帶?#32431;啵?#28966;灼狀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什麼老是挖不出呢?#20426;?#22905;有點焦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那魚鰾穿了後,又給承歡的精液一噴,似乎貼在牝戶內壁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魚鰾甚薄,一時三刻亦未?#36575;_掉,章蓉立在浴桶內,眼睛四週一瞧,就見到沙?#24052;?#26377;人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嚇了一跳,馬上輕呼起來?#39608;?#21710;唷…好痛…好痛啊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24052;?#30340;承歡忍不住了?#39608;?#23064;子,你有什麼地方不妥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呀…?#25296;?#33993;馬上?#20037;及?#30171;楚?#39608;腹?#20154;,你…太大了…妾身…下邊…痛得很…還有血,可能…腸子…都給你弄破了…」她還流下淚珠,楚楚可憐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何承歡看得心頭一蕩,他顧不得了,走到門前一推就走進室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要…相公,不要…?#25296;?#33993;一急,馬上掩著雙乳,將身蹲在浴桶內,只露出頭部說?#39608;?#32769;爺知道了,會罵奴婢是淫娃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「嘿」了兩聲?#39608;?#38312;?#24656;?#27138;,有什麼淫與不淫的?舊日唐明皇不是在華清池看楊貴妃出浴嗎?#20426;?#20182;搶到浴桶前,恰巧看到章蓉兩隻白奶子浮在水面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吞了啖口涎,馬上脫下袍子和褲子?#39608;?#23064;子,我們就來鴛鴦戲水!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懟?#19981;要…?#25296;?#33993;有點吃驚?#39608;告?#36523;下邊還痛…」她伸手在牝戶?#20173;?#25366;,想挖出魚鰾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承歡就沒有理會,他赤著身子,就跨入浴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噢…?#25296;?#33993;嬌呼,而水亦溢滿一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兩個人站在浴桶內,肌膚自然相貼,那奶頭在水中泡了這麼久,已微微凸起。(五)

                  而他摟著她,一任她兩粒乳蒂,揩在自己胸膛上,亦有陣陣快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貼著她小腹的陽?#25784;?#24930;慢地亦再次發硬,頂著她的肚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相公…不要…在水?#23567;?#26371;傷害身子…?#25296;?#33993;低吟?#39608;?#19981;要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香著她的面孔?#39608;?#19981;怕…有水浸著你下體…我挺進去時…你不會太痛…來…」他提起章蓉的一隻腳,將她擱到桶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樣,她的牝戶就大開中門,承歡接著一挺,「吱」的一聲,他的陽具就在牝戶中直透到?#20303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呀…啊唷…?#25296;?#33993;呻吟起來,因為浴?#21543;?#31364;,她避無可避,「吱,吱」的水響彷彿音?#21290;频摹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他有水幫助,所以每下挺進都十分順利,但水亦造成章蓉陰道的濕滑,他的陽物,很容易亦滑脫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呀…?#25296;?#33993;雙手摟著承歡的頭,眉絲細眼,她心中?#21040;校骸?#20551;如陽具粗大一點就更好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拚命迎?#24076;?#20284;想將自己的陰唇皮擠進他的肉裡去?#39057;摹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自然大樂,他兜著她的屁股,連連頓了數十下?#39608;?#23064;子…你真好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懟拐?#33993;裝出嬌羞無限,她將頭伏在他肩膊上,?#28108;?#33879;他的撞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她感到子宮頭附近的魚鰾殘骸,似乎向體外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承歡每下抽插,都將浴湯迫進她體內,像是抽水?#39057;摹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原本貼在子宮頭的魚鰾弄掉了,隨著水勢,慢慢外流。章?#21269;到?#19968;聲苦也!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魚鰾黏在承歡的龜頭上再帶出來,她十分難自圓其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,幸而承歡慾火焚身,他連連抽?#20572;?#26410;覺有異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喲…好痛…哎…呀…?#25296;?#33993;呻吟得更大聲了?#39608;?#30456;公…輕一點…妾身的腸子…也痛了…「她還在他肩上咬了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喘著氣,又抽插了幾十下,他似乎感覺有東西粘著他的龜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…你痛嗎?似乎…你脫皮了…」他就要伸手去摸陽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呀…?#25296;?#33993;緊摟著他?#39608;?#19981;要…我?#27492;?#20102;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知道,他模到了魚鰾,她就羞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,就在這時,卻聽到人聲及驢子嘶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@畜牲,像發狂?#39057;?#34909;來,就往?#26085;?#25758;,親家大人,真對不起!?#25296;f話的是章三槐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承歡父親及家丁,則在攔截驢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好!是你爹!?#25296;?#33993;把握千載難逢機會,推開承歡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亦有點吃騖,急忙爬出浴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用手一撈,在陰唇口撈住那具破魚鰾,握在掌心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驢子狂嘶,?#21046;?#33139;亂蹬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何府家丁用火把、燈籠嚇唬它?#39608;?#30044;牲,你也學人鬧新房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承歡,家嫂,你們小心這驢子!」何父大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顧不得身濕了,他馬上穿上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亦穿回裙子,她赤著足叱喝?#39608;?#23567;毛!你找死!」

                  說也奇怪,驢子聽到她的聲音,似乎平靜下來,嘶叫也沒有那麼大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掠了?#26377;?#39662;,她打開?#22359;T?#39608;?#20320;幹嗎跑來這邊?弄得大家雞犬不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小毛似乎知道理虧,低聲嘶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三槐打圓場?#39608;高@驢子或許念著你,蓉兒,你就收回它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望了望家翁?#39608;?#32769;爺,我就帶它安置!」她牽著驢子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說也奇怪,小毛這時乖乖的任她帶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望著驢子,有點醋意,加上二更夜涼如水,他不期然打了個噴嚏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晚,承歡就發起熱來。章蓉摸著他熱烘烘的面孔?#39608;?#30456;公,你怎麼了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雙眼通紅?#39608;?#23064;子,你那頭驢子,和你有什麼關係?看來,它頗通人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陪著笑臉?#39608;?#30456;公,那驢子是我自細養大,又曾救我一命,你幹嗎?#28304;祝俊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他把她一準?#39608;高@驢嚇病了我,留它不得!假如你以夫為重,就替我殺了這頭畜牲才好!?#25296;?#33993;失聲?#39608;?#25105;…我怎下手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壓著她?#39608;?#22312;飼枓中落毒,餵它?#22253;?#35910;,它就會歸天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雙手叉著她的頭?#39608;?#20320;不下手,我有生一日…都懷疑你和那公驢…?#25784; 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眼轉了轉?#39608;?#30456;公…明早…我一定殺了這頭驢子!」她閉上雙眼,?#36305;?#36523;子?#39608;?#30456;公如果要殺妾身,就下?#32844;桑 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她胸脯急促的起伏著,承歡雖在發燒,但看見她動人的姿勢,心不禁一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兩手扭著她胸前兩團肉?#39608;?#25105;…我要你欲仙欲死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…相公身子不舒服…?#25296;?#33993;嬌呼?#39608;?#19981;要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但承歡就像瘋了一樣,一把扯開她衣襟,她兩個肉球又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…哎…?#25296;?#33993;被他咬著乳頭,有些痛,但承歡咬著後,卻伸長舌頭去舐乳頭中央。章蓉身子不斷掙紮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他的手亦掀高她裙子下擺,章蓉兩條白雪雪的大腿就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將自?#22909;?#33592;茸的腿曲起,?#33151;?#25577;她的大腿內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的腳毛很多,這些鬈曲的腳毛,在她的粉腿上摩?#31890;?#20196;她覺得又痕?#32844;W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腿不斷揩,她的淫汁開始流出。承歡雖然發燒,但卻是興致勃勃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沒有直?#30828;?#20837;,他將龜頭抵著她的屄頂著陰?#32781;?#36629;輕的擦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呀…相公…你要…?#19994;?#21629;了…?#25296;?#33993;樂得兩足直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龜頭擦得兩?#31890;?#22905;的陰核就凸了出來,變得硬硬的。他亦樂得很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也難怪,他是洞房花燭,亦以為章蓉是黃花閨女,男人為了嘗新,有時是會拚命的。他的陽物又硬,她凸硬的陰?#32781;?#25577;在他龜頭的嫩肉上時,令他不期然的?#32622;?#20986;滑滑的粘液,弄得龜頭都是滑滑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揩了又揩她的陰?#32781;骸?#24819;要嗎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口顫顫的,她想說不說?#39057;模?#19968;味點頭、又搖頭?#39608;?#21834;…啊…」不斷的喘氣。承歡的龜頭繞著她的陰核擦多幾下,終於往下一挺…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噢…哎呀…?#25296;?#33993;喉中發出歡愉之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肉棍整支插了進去,只留下兩粒小卵子在她牝戶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剛才,兩人在浴桶交歡,玩得一半就被驢子驚破,?#19997;?#22812;深,再無騷擾,承歡要續其餘勇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壓著她抽插了了百來下,弄得章蓉花心綻放,兩片陰唇盡濕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…讓你試試半邊鵝腿的滋味!」承歡突然抬起她一條腿,用雙?#30452;?#33879;。章蓉一腿高舉,下身牝戶大張,他的肉棍兒雖不粗長,但?#19997;?#21448;深入多?#36861;鄭?#20196;她多一?#32622;?#28415;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呀…奴婢死了…」她扭擺著腰?#39608;?#30456;公…你把我裡面弄腫了…」她尖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又插了幾十下,他感到有點頭昏,他喘著氣?#39608;?#20320;…你求饒…我就…饒你…」她呻吟著?#39608;?#30456;公…饒命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下邊…不成啦…?#25296;?#33993;的兩眼翻白,一陣陣陰精噴出,她是高潮到了!

                  而承歡瘋狂的多抽插了幾下,亦?#20599;?#25171;冷顫?#39608;?#25105;…我也不成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的精?#21644;?#22905;花心亂噴,章蓉曲起腰肢來迎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的精液是帶點微涼的,他噴出的是冷精。這因為他有恙卻要近女色的緣故!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…」他叫了一聲,就趴在她胸脯上暈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相公!?#25296;?#33993;急忙爬起,揩抹了下體幾下,就給他推拿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過了半?#21361;?#25215;歡才醒過來,他雙頰赤紅,似受了風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的兩天,他都是躺在榻上,章蓉忙於服侍他,倒忘了驢子小毛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日中午,承歡已可下床,他牽著章蓉的手?#39608;?#23064;子,我想吃點湯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牽著他的手?#39608;?#30456;公要吃什麼?#20426;埂?#39522;肉!」承歡正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哦!?#25296;?#33993;眼珠一轉?#39608;?#25105;?#33151;?#27578;了那頭毛驢!」她頭也不回,?#33151;?#39340;房?#30473;?#20992;。(終)

                  殺驢子,只要在它雙眼中間的位置,插入利刀,直透腦門,那它就一命嗚呼。章蓉來到後院,只見小毛繫在一角,她的心矛盾得很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毛!」她將刀藏在衣袖內,慢慢逼近。那驢子見是她,還搖頭歡迎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用手拍著它的頭,心想?#39608;?#23427;雖是畜牲…但…非死不可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將袖中的尖刀移近驢子「死穴」,乘它不在意時,就狠狠的一插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嗚…嗚…」那刀直插至沒柄,驢子頭中間鮮血如泉湧出,它眼神有點不相信的瞪著章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嚇得倒退了幾步。那驢子嘶叫了片刻,?#20599;?#20498;在地身亡!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吩咐家丁?#39608;?#25226;驢皮剝了下來,曬乾留用,驢肉熬湯!」她不?#20197;?#26395;驢屍,匆匆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何承歡飲了驢肉湯,病果然好了,但章蓉心有千千結,連夜都不能安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迷迷惘惘?#26657;?#22905;彷彿身處荒野上,身上只披有薄薄的獸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她身邊,一個滿臉鬍子、滿面血汙,手執大刀的裸漢在?#21290;骸?#20320;這不要面的?#25293;錚?#36996;我命來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拚命?#25784;?#20294;不夠滿身血汙的大漢快,她走了十丈便就絆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大漢撲上來,將?#37117;?#22312;她頸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好漢饒命!?#25296;氯匕?#27714;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一扯,將她身上的驢皮扯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喔…啊…?#25296;?#33993;的奶子彈了出來,她的牝戶亦呈現在大漢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慌忙用手掩著雙乳,但遮得上身,就掩不了下體。大漢一騎,就騎在她肚皮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要…饒命…?#25296;?#33993;只覺他跨下一具又粗又大的陽物,正好擱在她的乳溝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饒你?可以!」大漢扯開褲子,露出陽物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喔…啊…?#25296;?#33993;嚇得花容失色。他的東西足足有尺多長,嬰孩?#30452;鬯频?#3189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用嘴緊我弄出了精,我就饒你!」大漢獰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…我嘴太小…吞不下…這會…弄死?#19994;摹拐氯匕Ы小?/p>

                  「賤人!」大漢的刀一?#24076;?#23601;在她額上割了一道血痕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喲…?#25296;?#33993;渾身嬌呼,她渾身抖顫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一手捏著她的鼻子,她不期然就張開小嘴,他乘勢一塞,那粗大的東西?#33151;?#36914;她的口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鳴…」她雙眼凸出,連氣也喘不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東西雖然半軟不硬,但一頂就頂到她口?#26657;?#24688;?#36523;?#33879;她的喉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雙手亂抓,面色發紅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給我吮!」他稍為蹲起,卡在她喉嚨內的大陽具移開少許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探深的吸?#19997;?#27683;,然後慢慢地吮著那根大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鳴…喔…」她吮得很辛苦,那東西太大了,將她小嘴撐得變了形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東西是有?#31245;?#21619;,她覺得刺鼻而嘔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哈…哈…」大漢笑起來?#39608;高@根肉棍子,假如捅在你下邊,真的可以捅穿你的肚子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嗚…不…?#25296;?#33993;含糊的叫了一聲,她眼中露出恐懼的神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9640;@麼大的東西,一插進下邊…我就會陰唇爆裂而死…」她內心發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的肉棍子開?#21450;l硬了,變得更粗更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只有三分一的陽物塞在她口內,她?#21568;?#25033;付不了,如果全部塞進她喉內,章蓉知道一定會窒息死!
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反正必死,倒不如咬斷他的東西,大家一塊兒死!」她暗中下了主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閉目享受起來?#39608;?#20320;的小嘴比你的牝戶更緊湊,來,舐舐看!」

                  他扯了扯她的秀髮。章蓉不敢不從,她又舐又吮,涎沫流得滿面都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喔…你這淫婦…啜啜看!」大漢又扯她頭髮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嗚…噢…」她哀吟起來,大漢?#21568;?#36234;來越粗暴了,他大力的插入了少許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?#25296;?#33993;搖頭,她透到氣,她突然大力的就咬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…」大漢暴喝一聲,他用力捏著她的鼻子,將陽物全送進她口內。她又再咬下去…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哎呀…」何承歡醒了,他張開眼,就見章蓉趴在他胯間。她口中塞著他的腳趾,正狠狠的咬落他的腳背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娘子!你瘋了!」承歡一腳踢開章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這時才醒過來?#39608;?#30456;公…有鬼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摸著尚在流血的腳趾?#39608;?#20320;見什麼鬼?#20426;拐?#33993;哭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6136;?#20006;未結束,在開封府衙,包公這晚夢到有張驢皮,飛入府衙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張驢皮往地上一滾,幻化成人?#21361;?#26159;個有鬍子的大漢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包大人,我是驢子小毛,因被不良主人章蓉害死,希望包大人為我鳴冤!」大漢跪地叩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包公揚了揚手?#39608;?#37027;你有什麼冤情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就將如何?#26085;?#33993;,她如何說以身相報,後來又如?#20301;?#32004;嫁了何承歡,何承歡又要章蓉下毒手的事,一五一十的說了詳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包公聽完之後,沈吟半?#21361;骸?#31456;蓉這個女子,的確悔約寒?#32781;?#20294;你前生是頭驢子,主人要殺你,也不過份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濃鬍子大漢抬頭?#39608;?#20154;道包拯鐵面無私…但…你竟幫人不?#20599;?#29702;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包公失色?#39608;?#23567;毛,你想本府怎樣做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大漢又叩了響頭?#39608;?#23567;的希望大人能架起我這張驢皮,再傳召章蓉來開封,問個明白,我…自有辦法吐了這口怨氣!」他說完,身子一滾,變回驢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包公醒轉過來,呆然見地上有張新鮮的驢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龍、趙虎摸過皮的?#20303;?#38754;後回報?#39608;高@驢皮是剛割下不久,上面的石灰還未乾透哩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包公大奇?#39608;?#39522;皮告主,倒算奇聞…」他下令張龍、趙虎,明早?#20599;?#20309;家,將何承歡、章蓉?#26085;?#21040;府衙問過究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這夜憂心忡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天明時份,何家家丁來報?#39608;?#26152;天從驢屍身上割下的那張驢皮,用石灰醃了,晾在竹上,但…昨夜那…驢皮竟…不見了!?#25296;?#33993;怕得在承歡懷中抖顫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未到中午,開封府「旗牌」張龍?#20599;?#20309;府?#39608;?#21253;大人要章蓉、何承歡二人到衙門一?#21127;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始終做了虧心事,不想到府衙,但承歡就安慰她?#39608;?#27515;了頭畜牲,算得了什麼呢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兩人在家人陪同下,來到包公跟前。在衙門內,?#35980;?#24050;將驢皮架起。章蓉不敢正視驢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包公一拍「驚堂木」?#39608;?#31456;蓉,這張驢皮告你寒盟背約,你有什麼話說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死口不認?#39608;?#39522;子怎能作人言?這根本是無稽之談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她一點也不提尋親遇盜的事,只是數驢子發狂之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見無對證,謊話越講越起勁?#39608;高@頭驢子可能中了邪,多番嚇驚奴婢的夫婿,我…我不能不殺它!」包公望了望驢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說也奇怪,此時府?#29467;?#30340;天空突然烏雲四布,一如初更夜晚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陣怪風揚起,吹得驢皮「立、立」作響,好不嚇人。章蓉嚇得連連後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驢皮如風帆?#39057;?#24373;起,似乎張成人面狀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章蓉!假如你認為無愧天理,敢不敢摸摸這張驢皮?#20426;?#19981;知從哪傳來陰惻惻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不敢摸驢皮。包公一拍驚堂木?#39608;?#31456;蓉,你是否誣蔑救過你的毛驢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章蓉硬著頭皮?#39608;?#27794;?#26657;?#25105;就摸摸驢皮!」她走上前,伸手觸碰著驢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?#24178;場?#30340;一聲,那驢皮突然從架上脫落,它像幅大布一樣,一卷就捲著章蓉的身軀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驢皮捲得很緊,只露出章蓉的頭?#20426;?#30526;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2919;?#21629;…小毛…是我錯了…我該死…我不應當害你…?#25296;?#33993;哭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驢皮裹著她的身子,突然馭空而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承歡大?#26657;骸?#23064;子!」他伸手去抓,只抓得她一隻繡花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驢皮向天直衝,像風箏又像大麻鷹一樣,片刻就沒有蹤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我不敢了…」半空傳來章?#35998;K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事後,包公派人搜索,但無發現,章蓉從此失了蹤,而驢皮亦不知去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何承歡後來續娶了一位姓方的姑娘,他終生無子女!

                  ~終~






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列三走势图爱彩 网上特码资料大全 浙江20选5中3个 喜乐彩包围中奖规则 3d彩票走势图 香蜜湖娱乐城大门 新浪足球彩票首页 3d杀号定胆彩经网 今晚北单有什么好推荐 广西快乐十分软件 福建快3走势图快3开奖走势图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带来好运的微信头像花 重庆幸运农场怎买 凤凰论坛两码中特